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厂公独宠“他”

50.第 50 章

厂公独宠“他” | 作者:今夕何如 | 更新时间:2018-10-11 14:10: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萌狐悍妻唯武独尊从太阳花田开始校花的贴身高手血妖姬星际金仙帝国生死突击诛灭天帝九天帝主蛋娘
    百分之六十72小时, 晋|江文学城看正版, 有红包, 有爱的小剧场  “跑不了,会回来的。”

    莫晓淡定说道, 推门出屋。就见张姨娘垂着头跪在主屋堂前。

    张姨娘听见动静,一抬头满脸愧色:“相公, 是妾身放了吕姨娘, 任凭相公惩罚!”

    莫晓问她:“吕姨娘平日与你‘姐妹情深’, 却不与你说一声就自己跑了,你不怨她却还帮她?”

    张姨娘摇头:“强扭的瓜不甜, 她不愿留在这儿,相公宽宏大量放过她好吗?我愿意侍候相公,也愿意认罚!”

    莫晓一时倒也不知该如何处置她, 想了想后道:“我关着她也不是要强留她,她若真想走, 好好与我说, 我不但不拦她,还会好好送走她。只是因为她偷窃家中财物, 不惩罚不行, 我才关着她的。你若是有什么想法,也应先向我求情, 而不是私自放走她。国无法而不治, 家无法而不立。你既犯了错, 确实该罚。”

    她微一沉吟:“罚你闭门思过, 三日不得出屋,五日内不得食肉。以后再不可背着我自作主张!若有再犯,家法伺候!起来吧,回你自己屋里去!”

    “妾身明白了!”张姨娘应声,却不起身。

    莫晓奇道:“你怎么不走?”

    “相公罚的太轻了,妾身再跪会儿。”

    莫晓真是哭笑不得,沉下脸斥道:“刚说了不许你再自作主张,怎么又犯了?非得吃点苦头才长记性么?冬儿,家法在何处?!”

    张姨娘吓一跳,急忙起身:“不敢了,不敢了,妾身这就回屋去闭门思过。”

    ·

    张姨娘走后,莫晓带着冬儿往前院去,在堂里坐了会儿,便听见打门声。

    冬儿一溜小跑着去开门,伸头一瞧,门外站着垂头丧气的吕姨娘,她身后还有两名东厂番子。

    “啊!”冬儿惊讶地叫了一声,侧身让吕姨娘进门,又朝着那两名番子殷勤地笑着问:“二位爷进来坐坐?”

    那两人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冬儿吐吐舌头,关上大门,心想咱家爷还真是料事如神啊!但琢磨不透的是,为啥东厂番子会帮爷去把逃跑的姨娘抓回来呢?

    莫晓看着脸色发白,一声不吭灰溜溜进来的吕姨娘,心中冷笑,这段时候莫府上下,别说人了,恐怕连条狗也别想溜出去,能出得去的,也只有故意放出去的。

    鉴于张姨娘方才说她罚的太轻,莫晓自省了一下,古今不同,又是非常时期,她若是手段不重些,难以服众,如吕姨娘这般善于见风使舵的便容易作妖。

    她清了清嗓子,肃然喝道:“跪下!!”

    吕姨娘浑身一颤,垂头跪下了。

    莫晓也不说话,只坐着盯住她看。

    吕姨娘不敢抬头亦不敢动。

    许久莫晓才开了口:“我本想关几日让你反省,偏偏你冥顽不灵,不知悔改……想跑?准备跑去哪儿啊?”

    她走到吕姨娘身边,凑近她耳边,用气声道:“是想去顺天府衙报官说我不是莫亦清?想让官府把我抓起来?”

    吕姨娘悚然一惊,急忙摇头。

    莫晓呵了一声:“别否认,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玉珠,你说是顺天府大,还是东厂大?嗯?为何是东厂的人‘送’你回来,你想过没有?”

    吕姨娘白着脸一言不发。

    话说三分便够,吕姨娘这样的人有个通病,想得多胆子小,稍微点一点效果最佳。

    莫晓停了会儿,给她时间发挥想象,接着继续道:“玉珠啊,一个背夫私奔的小妾,家法处置,就是活活打死了也没人说半句不是。你说对不对?”

    吕姨娘颤抖起来,冷汗从额角涔涔而下。

    “跪着吧。”莫晓淡淡说道,转身径直离开堂屋。

    她不喜欢暴力,但该有的惩罚还是要有的。

    ·

    莫晓回屋继续大睡。

    傍晚,她被冬儿唤醒,说是东厂来人,请她过去。

    莫晓起床穿衣,对镜画了画眉毛,这就出门了。

    门外一抬青轿,莫晓上轿,只觉轿中暖融融的十分适意。放下轿帘后,她四处找了下,发现坐凳下有个镂空铜盆,通过镂空洞眼可见其中有炭正在闷燃,热气正从此源源不断而出。

    轿椅上铺着厚厚的软垫,莫晓在舒适温暖的轿中斜倚而坐。随着轿夫步伐有节奏地椅,她不由自主打起瞌睡来。

    轿子突然停下,她清醒过来,正想掀侧面窗帘看看到了什么地方,面前轿帘被猛然掀开,一张细眉秀目的瓜子脸出现在她面前:“莫太医请下轿吧!”

    莫晓眨了眨眼,起身下轿,发现暖轿已经进了皇城,正停在东厂外。她双脚落地,人站定后忽然想起,方才叫她的,就是那天半夜里引她去东厂的小公公,看着不过十四五岁模样。

    东厂衙堂深深,即使夕阳斜照依旧照不进殿堂深处,早早便点起灯火。

    随着这小公公往厂内而行,莫晓没话找活说:“公公如何称呼啊?”

    小公公回身道:“莫太医叫咱小凳子便是。”

    莫晓失笑:“小凳子?用来搁脚或是坐的小凳子?”

    “就是那个。”小凳子笑着应道,“俗人贱名,让莫太医见笑了。”

    “不不,我只是觉得有趣而已。”

    说着闲话来到昨日那小院,莫晓这回看清了院门上的牌匾,忠义两个行楷大字铁笔银钩,如刀刻斧凿,她腹中嘀咕一句,字倒是好字,居然还写得颇有风骨!

    想起那份假供书上的笔迹,与这忠义二字像是同一人所书,她不由感慨,芮云常手下还是有些能人的啊!

    然而进了院子,一眼瞧见芮云常坐在池边,她就觉得心烦意乱,不由自主就是叹口气,虽然明知过来就是要见他,总不是什么好事。

    池边蹲着个穿红衣的少年公公,眉目清绝,不过十七八岁年纪,正当风华无双之年。

    他手中握着把鱼食,一粒粒丢进池中,引得池鱼争抢,水花四溅如乱琼碎玉般,激荡涟漪不断。

    听见莫晓与小凳子进来,他将手中余下鱼食全都洒下,拍了拍手,直起身来,走到芮云常身旁略靠后处站定,双手拢在袖中,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宜人的微笑。

    芮云常换了身玄紫绣金蟒袍,白玉腰带悬象牙牌,斜靠太师椅上,单手支头,修眉敛眸,旁若无人。

    莫晓尽管心中腹诽,却也只能下拜行礼,接着将柳蓉娘所述事实讲了一遍。

    听到她说自己本为乞丐,芮云常才抬眸正眼看她,眸色沉沉,带着居高临下的审视:“你若原先是个乞丐,怎可能会有如此医术?而如果你本来是大夫,又因何会沦落成乞丐?”

    莫晓平静道:“莫某如果说真话,督公恐怕不会信,反要觉得莫某在胡扯。不仅督公,莫某经历之奇怕是无人会信。不如不说。”

    芮云常淡淡笑了笑:“你说来听听,是不是真话我一听就知道。若是故弄玄虚,东厂别的不多,监房刑房够用。”

    “……”莫晓心头一长串乱码滔滔滚过。

    此人年纪轻轻就成为东厂之主,不可能完全靠溜须拍马,必有过人之能。她没有自信能编出一段天衣无缝的谎言来瞒过眼前的东厂提督,一旦谎言被其识破,下场定然会很惨,说实话才是此时唯一正确的选择。

    即使,会被当成疯子。

    她想了想如何引出话头:“督公可知庄周梦蝶?”

    芮云常挑眉:“《齐物论》?”

    莫晓大感意外,她以为这些太监都是不学无术之人,能认识几个大字已属难得,想不到他竟连庄子也读过!

    芮云常瞧见她这个惊奇表情,眉头便是一沉,嘴角也垂下了。

    莫晓察觉到他的不快,心底一阵莫名快意。

    她收敛表情,接着道:“庄子梦中为蝶,花间翻飞十分快活,浑然不知自己是庄周。待梦醒,恍惚之间不知是蝴蝶梦见自己成了庄周,还是庄周梦见自己成了蝴蝶。在下经历与此十分相像。”

    芮云常不无讽刺地道:“莫太医也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是个大夫,梦醒后就学会医术了?”

    “那不仅仅是做梦。”莫晓摇摇头,“在下姓莫名晓,在那个‘梦’里实实在在地度过了二十几年时光。”

    “莫某无亲无故,自小在孤儿院长大,靠着社会资助与奖学金读完大学,医术也是在医大学的。毕业之后做了几年大夫……遭遇意外后昏死过去,再醒来就成了如今这个人,却没有她本身的记忆,才会被柳蓉娘蒙骗至今。”

    她回忆过去,将前世经历一口气说完,却没听到芮云常说话。

    她抬眸朝他看去,就见他双手交握,食指指尖相对,双眸定定望着池中的游鱼,不知在想什么。
厂公独宠“他”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changgongduchong_ta_/,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