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凡世歌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命中注定

凡世歌 | 作者:小妖方狄 | 更新时间:2018-10-12 06:10:1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星际金仙帝国吞天龙王道门生毓秀我的纯情总裁老婆曹魏乱清魔禁之万物冻结画魂神棍小村医
    

    经沈飞如此点拨,拓跋烈烦乱的思绪豁然开朗,沈飞说的太对了,自己的位置都没坐稳谈什么改革,谈什么复兴,先借着这个机会提拔自己人,打压敌对势力再说,现在满朝武都是支持十哥的,必须要削弱他们的势力,让自己人替代他们进入关乎帝国命脉的重要岗位,相信父皇他不会阻拦。

    思及此处,拓跋烈又生出了一个疑问,复问道:“如此说来,道尊觉得本王该提拔谁呢?需知天下士绅环环相扣,利益共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说是利益共同体,是铁板一块,难道要本王去提拔平民吗?他们连最基本的教育都没有受过,大字不识几个如何能够堪当重任。”

    “殿下错了。”

    “敢问道尊本王错在何处。”

    “士绅集团不是铁板一块的,他们之所以看去团结是因为有着共同的利益,但是利益蛋糕的划分又是不均匀的,有的人分的多,有的人分的少,殿下便可以利用这一点,分化他们,逐个攻破。”

    “有道理,有道理,依道尊的意思谁是值得被拉拢的人。”

    “安家!您的夫人安玲珑的本家。”

    “安家?”

    “殿下您一直以来都忽略了,自己的身边其实一直徘徊存在着一股强大的势力,这股势力是任何人都无法小觑的,而且是绝对值得信任的,便是安家。

    安家是拓跋凤凰下嫁的本家,拓跋凤凰是当今陛下最信任的血脉至亲,安玲珑是拓跋凤凰的独女,作为母亲而言,她是不可能不顾及女儿的幸福的,所以一直以来,拓跋凤凰明明与贵妃不睦,却始终没有站到大王子一边,是因为殿下您的存在,因为您和玲珑小姐特殊的关系。

    这份关系让安家极为尴尬,一方面与贵妃不睦,却又无法投靠大皇子,只能不左不右地徘徊。现在不一样了,您已经强势崛起,并且公然和母后皇兄闹掰,安家是时候站出来给予支持了,他们是绝对值得信任的,也是绝对让朝臣们无话可说一股力量,是能够支持您一路走下去登皇位的人,一定要大力提拔安姓子弟,给予他们拥有权力的机会激发他们贪婪的本能,鼓励他们主动去占有抢夺。”

    “原来如此,道尊原来你早将一切计划好了。”

    “殿下下过围棋吧,其实人生和围棋一样,落第一个子的时候便需要将之后所有棋子的出子顺序全部计划好,才能够得到胜利,才能够技高一筹。”

    “本王明白了。”

    “之前让您去拜会拓跋凤凰只不过是在投石问路,现在时机已到,是时候给这混乱的帝都一记猛料了,立刻、马拟一份奏折,书陛下提拔安玲珑的父亲进入吏部。”

    “本王这去做。”

    “殿下,玲珑小姐还有多少日子回来?”

    “用快了。”

    “楚邪你在门外吧,进来一下。”

    “咣!”一脚,门被踹开,楚邪大摇大摆地走进来:“醒了啊,一点小伤睡了那么久,身体真是够呛。”

    门被推开冷风吹进来,若雪跟着醒了,见到醒来的沈飞,一把扑到他怀里,嘤嘤哭泣起来。

    沈飞好不容易从她两臂间挣脱,大口呼吸透透气,对楚邪道:“楚邪,没工夫与你斗气,有一件正事交给你去吧。”

    “靠,你什么时候能给本大爷下命令了。”

    “不是下命令,是找你帮忙,痛快点好不好。”

    “不好。”

    “楚邪我答应你,这件事情完成以后,我愿意再和你切磋较量一次。”

    “两次!”

    “好,两次两次。”

    “说吧,什么事情!”

    “等下我会把一张画像交给你,你去找到画像的人暗保护,保护她们平安进入帝都。”

    “画像在哪里,你动作快点本大爷很没有耐性的。”

    “那不用画像了,安玲珑你用见过吧,是在金陵城住在我旁边屋的女人,她身边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叫安儿,是她们两个,务必保护她们平安到达皇城。”

    “道尊,你担心玲珑母女有危险?”拓跋烈听明白了原委,忧心忡忡地问。

    “连身在皇宫的十七王爷都被人暗杀了,玲珑小姐一路走来区区几名士兵担当护卫,殿下说有没有危险。”

    “要不要本王亲自去接。”

    “那被保护的人便又多了一个。”沈飞本来想把话说得委婉点,如帝都形势复杂,殿下需要坐镇帝都之类的,不过想了想还是直截了当地点醒他,免得路真出了什么事情,他将事情怪罪到自己和楚邪身。

    “这样……那一切都有劳楚道尊了。”拓跋烈向着楚邪拱手。

    楚邪轻佻地看了他一眼,扛着重剑转身走了,潇洒的一笔。和沈飞在一起呆久了,总能碰到紧张刺激的事情,楚邪那双备懒的眼睛之以往有神了很多。

    沈飞还是较放心他的,知道楚邪是一个嘴不说,但是办事靠谱的人:“殿下,在您与安家的关系变得紧密起来的时候,帝都必然有人会坐不住的,会想着破坏这层重要关系,所以在玲珑小姐安全到达帝都之前,先秘密和安家接触,不要大张旗鼓的提拔他们家族的人,等到玲珑小姐到了,再将精心准备地奏折呈报去,如此才妥当。”

    “道尊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本王知道用怎样做了。”

    “那好吧,这样,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带。”被若雪抱得太紧,沈飞不得不主动散客了,拓跋烈自然体谅他,识趣地道:“那便这样吧,不打扰道尊休息,本王告退。”

    “有伤在身,不送了。”

    “道尊快养伤吧,本王告退了。”堂堂皇子见了沈飞,语气恭敬地让人以为是错觉,只因为对方的实力配的这份尊敬。

    阴谋诡计,尔虞我诈,沈飞从未经受过这方面的熏陶,却像是无师自通一般能够在其游刃有余,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拥有敏锐地洞察力。大概是从小在死亡线摸爬滚打的原因吧,沈飞练了过人的眼力,任何事情只需要一眼,便能够将其的环节了解个大概,辅佐拓跋烈绰绰有余。

    拓跋烈走出门,站在回廊的屋檐下望向遥远的天际,感慨道:“道尊刚刚醒来,雨势便停止了,莫不是苍天看到道尊受伤而流下了眼泪吧。”他摇摇头,为自己离的想法笑了笑,“若道尊真是被苍天选之人,那被他辅佐的本王岂不是命注定的真龙天子!哈哈哈。”

    ……

    拓跋凤凰被称作长公主,是当朝皇帝拓跋珪的亲妹妹,如今也已到了花甲之年。司马氏政权是拓跋珪和他的父亲共同推翻的,按理说皇位用父亲来做,但是拓跋珪的老父自认时日无多,大公无私地将皇帝宝座推给拓跋珪,支持他称帝,由此获得了对方的尊敬和爱戴,拓跋珪正式登基后将父亲奉为国父,永远铭记在心。

    由于这层关系,拓跋珪的父亲虽然没有称帝,却享受了帝王还高的荣誉直到死去,他的长女拓跋凤凰则被捧为长公主,拓跋凤凰一天不死,长公主的称号便永远都是她的,俨然将此称号化作地位身份的象征。

    拓跋凤凰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非常会讨自己哥哥的欢心,知道善于征服的男人对于女人拥有着无止尽的需求,便不断将各色美女送入宫,讨他的欢心,老皇帝对此也确实受用,给了她很多的财富和特权。

    作为长公主,拓跋凤凰从不在朝堂出现,她默默地施加自己的影响,在老皇帝的身边安插自己人,拳玉夫人便是这样出现的,很多人都说女孩手拳玉的故事根本是虚构的,拓跋凤凰是欺君之罪,但无关痛痒,作为当事者,作为掌权者,老皇帝说它是真的是真的,老皇帝信任拓跋凤凰,你诋毁一万句都有用的多,老皇帝宠幸拳玉夫人,拓跋凤凰自然也能捞到很多好处。

    所以,近段时间,拓跋凤凰的地位实际一直在稳步地攀升,很多皇子为了拉拢她,想尽办法与安家攀姻亲,但拓跋凤凰根本不屑一顾,在她的眼里,自己真正的血肉至亲只有一个人——安玲珑。

    由此,与大将军王官虹日,帝国左宰相拓跋子初一样,拓跋凤凰是现今帝都少数几个没有与皇子结盟的人,或许一直以来她都在等,等着自己女儿亲自挑选的如意郎君发迹的时候。

    她等到了,顺着黄昏下的羊肠小道,烈殿下的车马停驻在了安府的门口,拓跋烈亲自下马扣门。

    负责守卫的士兵眼见是拓跋烈到了,主动把门推开,让开一条路:“小的给殿下请安。”今时不同往日,拓跋烈不仅贵为禁卫军副统领,是他们的直属司,更是帝都近段时间的风云人物,所有人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充满尊敬。

    以前的安府可没那么好进!守卫明知自己是拓跋凤凰的女婿还是必须往呈报得到允许之后,才为自己放行!

    拓跋烈会心一笑,感觉腰板挺直了很多,第一次感受到权力带来的好处。拥有权力并不代表着财富的增加,但拥有权力可以让世人更加尊敬你。如说自己的父王,人国境内谁见了他不是毕恭毕敬的,行三叩九拜之礼,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一句废话吗!没有!这是权力带来的好处,他能给予你尊严。

    对于长久居于塞外,不受重视的拓跋烈而言,这份尊敬让他尤为享受,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大门敞开,前路四通八达,所有见到他身影的府侍从全部跪倒在地,齐呼“殿下”,这感觉端的美妙,以拓跋烈的定力也不禁喜形于色,头昂的更高了一些。

    侍卫快速通禀下去,拓跋烈刚刚迈过门槛走入回廊,岳父安院士已然出现在道路的尽头,亲自外出相迎。安玲珑的父亲是翰林院院士,没什么实权,大家习惯称呼他安院士。

    “微臣安旭给殿下请安。”

    “慢慢慢,岳丈大人千万不要折煞本王了,按辈分本王用向岳父大人行礼才是。”

    “不得不得,殿下身份尊贵,怎能向微臣叩拜呢,说笑喽,说笑喽。”

    按照帝国的法令,若没有拓跋凤凰那层关系,即便身为岳丈安父也必须向皇子烈参拜,但因为拓跋凤凰的存在,安父和拓跋烈之间的关系也变得非常微妙,干脆谁也别跪谁,大家平起平坐。

    领着拓跋烈往后院去,安父一边走一边道:“玲珑和安儿没有随殿下一起来吗;凤凰自从喝了殿下拿来的清茶,咳嗽的毛补真是好了不少呢;殿下还没有用过膳吧,酒菜是现成的,今天便留在府,由微臣好好的尽尽地主之谊……(吧啦吧啦,后省略500字)”

    安父身在官场,对于帝都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深深知道拓跋烈地位发生的重大改变,也通过一次他的来访了解到了他的拉拢提拔之意,因此格外殷勤,态度如暖风般温暖。

    论年纪,他拓跋凤凰小了整整六岁,论实力,确实没什么拿的出手的,是两样工夫好,一是嘴甜,会哄人,否则交横跋扈的拓跋凤凰也不会跟他过了这许多年;二是懂得别人的眼色,能够弯的下腰,多少年了,他身一直背着吃软饭的名声,背着安家的兴盛完全是仰仗拓跋凤凰的名声,却毫不介意,反而喜笑颜开的接受,对拓跋凤凰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流言蜚语无所遁形。安旭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人,他知道自己没本事所以特别能够容忍,特别弯的下腰,为了得到他人求之不得的富贵,为了安家的存续。

    现如今安家族内当官的不少,虽然当大官的不多,但也知足了,这一切地得来还不是因为凤凰的关系。安父有一个特别强的能力,是将于自己有利的关系牢牢抓在手,绝不让它溜走。


凡世歌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fanshig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