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快穿之作妖的时空系统

第72章 母皇大人说得是(12)

快穿之作妖的时空系统 | 作者:萧半雪 | 更新时间:2018-10-11 18:20: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吞天龙王道门生星际金仙帝国从太阳花田开始我的纯情总裁老婆画魂毓秀乱清天神诀尘骨
    在和楚留香定下每过一月,便互通消息的约定后,张依依返回宫中,照旧过着自己的日子。

    李治自不用说,一国之君,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奏章。武媚娘是女强人,刚修养完就开始处理宫务,辅佐政事。李弘除了功课照旧,也在父皇李治的允许下,开始接触一些前朝的事情,每天忙得飞起。李贤、李显在武媚娘产后不久,就被双双丢进崇文馆正式读书习字,再没有时间跟着张依依游手好闲,到处惹事生非。

    大家都在忙,每次一起吃完早膳,都各归各处,空留张依依一个人坐在摇篮前,托着腮,无趣地看着小李旦吐泡泡。

    “无聊死了。”她n次咕哝。

    身后的玲珑张了张口,还是说不出让公主打起精神,无聊的话可以绣绣花,看看书之类的话。

    ……谁都知道,安定公主平日里最讨厌做的就是这些事了。

    忽而,玲珑透过半开的窗户看见院子里半开的桂花,眼睛一亮。“殿下,据说北海池边的老桂树花开得正好,香味都传到大明宫来了。今年殿下还没正式地赏过花。不如奴婢吩咐厨娘备上殿下最喜欢的几道甜食,拿上一瓶果酿过去?”

    赏花这么高雅又没趣的事情,张依依从来都不屑去做。可想到桂花洋洋洒洒如雪般飘落的美景,她突然就有种舞剑的冲动。“行,去北海池。顺便拿我的韶光剑过去!”

    玲珑一滞。“剑?”

    在那样唯美的时刻,即使不抚琴弄箫,也该吟诗作画吧?为何偏偏是……剑?

    张依依正要回去换件方便练剑的衣服,刚走到门口就又想起了一件事,连忙回头提醒:“还有,让她们拿上竹篮,等会儿我把没掉到地上过的桂花都拾起来,交给厨房做桂花糕吃!桂花可是个好东西,不止能用来做糕点,还能泡茶,酿酒。唔,多拿几个篮子,我多采点,不然等东西做出来太香,那几个小的抢起来就不好了。”

    玲珑:“……”公主殿下,咱们就风雅一点,赏赏花,不好吗?

    张依依一意孤行,着一身劲装,抱着李治给她找来的上好软剑韶光,领着六个手拿小竹篮的宫人到了北海池。

    却早有人再次捷足先登。

    宣城与贴身女官一前一后,手持小巧精致的花篮,穿梭在花圃之中,捡落在干净草垛花束上的桂花花瓣。

    张依依远远地看见了,认出宣城,便抬手示意众人停下。

    “捡点花瓣也要跟我抢?”张依依双手抱剑于膛前,脸色不善。“真不愧是我的死对头,最明白怎么才能让我生气。”

    玲珑也见到了宣城,面带犹豫地问:“殿下,我们该如何?”

    虽然张依依外表才八岁大,但玲珑已经习惯了不论事情大小,都要先问她的意见再做决定。

    不过是些花瓣而已,弄得回去能饱口福,弄不回去也不损失什么。她才不想跟宣城一般见识。“去东海池。”

    转身准备从原路离去。

    一行人眼看着就要离开了,张依依出众的耳力却在此时听到自远处传来宣城贴身女官的声音:“殿下,这些够了么?”

    又听宣城道:“做香囊的话,用是够了。”

    女官笑着奉承:“也不知是哪家公子有如此福气,能得殿下亲手做的香囊。”

    张依依脚步缓了缓。做香囊送公子?宣城有心上人了?不过话说她也十三了,是到了定亲的年龄,只是不知道她看上的是谁。

    宣城走到池边亭子里坐下,取出绣帕擦拭额上的汗水,听得此言,微微红了脸,垂下头去一声不吭。

    本来女儿家的心事就不好意思宣之于口,何况宫中耳目众多,涣衣平日表现虽然良好,可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她还是警觉些好。“哪有什么公子,我只是看桂花香好闻,想做个香囊送给素节,送给姐姐罢了。”说完,顿了顿,又一脸黯然道:“我的婚事哪里容得自己做主,还不是蓬莱殿的那位想如何,便如何的?我不过是她手下……”她欲言又止。

    “手下什么?你倒是往下说阿!”

    脆生生的声音蓦地响起,宣城与涣衣俱是一惊。主仆二人纷纷转头望去,那浩浩荡荡一行人,不是去而复返的张依依又是谁?

    宣城脸色微微一变,她虽然不敢直接埋怨武媚娘什么,但对着宫人却会时不时地露下可怜,好以此博得别人对她的同情。这都是她往日用惯了的招数,百试百灵,却没想到今天被安定撞个正着。

    说到安定,宣城就气不打一出来。

    她觉得这人生下来就是为了跟自己过不去的!

    自她出生以后,自己三姐弟先没了母妃,后失了外祖家这个后盾,再又是父皇的宠爱。她已经什么都没了,只空留一个公主的头衔而已。反观安定呢?不仅父皇宠爱,生母还被封为皇后。长兄是太子,未来的皇帝,下头还有三个弟弟给她撑腰。安定什么都有!

    有时候宣城越想越觉得不公平。安定不通诗文,出了名的游手好闲,只会舞刀弄枪,却能得到注重文采的父皇的喜爱。而自己呢?读完万卷书,晓天下事也得不到他一眼的关注。

    宣城有时候甚至会想,其实让自己失去一切的不是武氏,而是安定!她最用恨的不是武氏,而是安定!

    所以,她能学姐姐那样,在武氏面前做小伏低。却唯独不能在安定面前哪怕低下一点的头,非得事事与她争个高下不可!久而久之,两人见了面就要吵嘴,几乎到了相看两相厌的地步。

    不过安定倒也硬气,不管与她如何吵得不可收拾,也绝不去武氏面前告一次状,更不许手下人乱嚼舌根宣扬开去。

    因此,宣城气定神闲道:“安定妹妹来得正好,这处桂花开得正好,最是适合妹妹这样风雅的人儿鉴赏吟诗了。”

    张依依笑了,她也觉得,宣城每次都能把自己气得耐心全无,像个真正的八岁孝一样与她争吵,这也算是一种本事了。“怎样?你今天也想跟我吵吗?”

    宣城哼声。

    “噌!”地一声,寒芒掠过,张依依横剑在前,冲着剑尖吹了口气,那缕青丝悠悠腾空,转了几圈,又缓缓落地。“吵?那么费口水的事本公主早就不干了。还是直接动手来得痛快。”

    涣衣的脸上血色尽褪,跟在张依依身后的宫人们依旧神色自若。

    宣城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颤抖着伸出手,往鬓边一摸——手到之处,还是如往日一般顺滑细长,然而滑至耳畔,便到了尽头。

    “啊——”

    宣城惊恐地大叫,神色癫狂。“李令琪,你做了什么?!你怎么敢!!”

    李令琪正是张依依记在李家族谱上的大名。宣城此时叫她全名,显然已是怒极。

    玲珑带头的绫绮殿宫人,个个都垂着头,对眼前之事视若无睹。涣衣见状,慑于张依依手中宝剑,也不敢上前,落在后面瑟瑟发抖。

    抚着剑身,张依依面露满意之色。她看着宣城,悠悠然道:“李令慧,我告诉你。当年你娘派宫人阿萝来杀我,嫁祸给王皇后,妄图让我母后与王皇后自相残杀。幸好我凭着一口气缓了过来,你娘的阴谋败露,这才惹来父皇龙颜大怒,将其打入冷宫。所以你娘根本就是罪有应得,母后对你们兄妹俩这些年称不上什么尽心尽力,但也不曾苛待。这些年你们承香殿可曾缺过少过些什么?你们姐弟可有挨饿受冻过?没有吧?你的姐姐义阳一月前刚嫁,对方家世人品如何,你会不知?会不满意?若不满意,当日你会如此兴高采烈地去送亲?收起你那副全天下人都亏负了你的样子,怪叫人恶心的。我李依依不欠你什么!我母后,更不欠你们兄妹什么!”

    目光落在两人身边盛满桂花花瓣的小竹篮,张依依冷笑了一声:“至于嫁人,我承认,我才不要我母后给你操持婚事。”

    宣城的眼神仿佛淬了毒一样看着她。

    张依依继续说道:“因为白眼狼是养不熟的。既然迟早都要反戈,何必对它太好?既然你始终不会感激,何必要我母后为你费心费力?我看不如你来个抛绣球招亲什么的,把你的婚姻交给老天爷来选择。听天由命,才对得住你这苦命之人。”

    言语间,尽是讽刺。

    这最后一句话,更让宣城怒火中烧,口不择言:“是!我母妃错了,错在当初看走了眼,竟找了个不中用的奴才——”

    “皇姐!”

    李素节用尽全力的一吼,成功救了宣城一命。

    他拼尽全力跑了过来,扯着宣城就走。“皇姐,你今天身体发热,都烧糊涂了怎么还出来?快跟我回去。”他的声音微微粗哑,因为刚才那一声吼,不止用掉了他全部的力气,还因为是在极度的惊恐之下发出来的,所以对声带造成了影响。

    宣城刚才本想说,都是因为母妃看走了眼,找了个不中用的奴才办事,没能在当时就杀掉安定,才会留下这无穷的后患。这时被李素节一拉才回过神来,若刚才这句话真说出了口,只怕今夜就会被武氏害死。

    这样一想,后背就被冷汗浸透。
快穿之作妖的时空系统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kuaichuanzhizuoyaodeshikongxit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