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连环翻车修罗场[快穿]

25.放学♂路上♂小心点

连环翻车修罗场[快穿] | 作者:风鸣录 | 更新时间:2018-10-12 09:40: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吞天龙王道门生星际金仙帝国从太阳花田开始我的纯情总裁老婆画魂毓秀乱清天神诀尘骨
    以下为防盗章, 防盗章, 防盗章, 撸主订阅掉的厉害,迷茫中, 望见谅,当天会多赠送字数替换回来,届时清空缓存就可以看到正文喔(づ ̄3 ̄)づ

    ——————可当彩蛋看的防盗章——————————

    “挚爱!”

    他听到有人这样喊他,年轻男孩从园地里起身,跑过荫荫树篱, 向呼唤他的人跑去, 他的名字叫挚爱, 在前不久过完了他的18岁生日礼。

    意大利, 7月的海滨胜地, 空气中挟带着阳光与海风烤炙出来的乳酪蛋糕的咸甜味,细致地闻嗅中, 沁入鼻腔流入心间的奇特好闻的诱味。

    挚爱相对喜欢这种味道, 尤其是当他跑过别墅植物园的树篱间, 点缀交织上树篱的自然清馨, 每年的7、8月间他们家都会离开家,来到海滨度假,度过闲热夏日。

    在这座惬意著名的度假城市中, 7、8月间流入了无以计数来度假的人们, 闲散、悠然, 会发觉在7、8月心也不再那么热了, 在热浪的侵袭上,在这座度假城市的人文建筑和蔚蓝海湾中却可以感受到阵阵舒凉。

    一望无际、随处可瞰的蔚蓝海湾。

    马西奥看着近前处的树篱,年轻男孩挥晃着他金色的鬈发,灿烂如阳光在露水上折射出的闪亮光辉,跑过树篱边,向自己跑来。

    马西奥在挚爱金发的光辉中,在挚爱轻松无忧的动人神情中,驻足在原地,有阵阵的晃神,他不知道他的嘴角在他的不自觉无意识中,微颤了下后上扬,那是对理智克制的最后游离,马西奥嘴角上扬着笑意看着挚爱跑近自己,从心间不自觉流露的笑意。

    挚爱奔到了马西奥的眼前,他没有立刻问候呼唤自己的人,这似乎显得有一丝不那么礼貌,而是先垂下了眼睫,在马西奥眼前调整着奔跑过后的呼吸,他在马西奥眼前缓慢地抬起眼睫,相连地抬扬起他礼貌到诱人的笑容。

    “彼耶罗先生,您终于来了,很高兴见到您。”挚爱的礼貌中透着令人信服的热忱,将一番最惯用不过的礼貌话透着好像他日期夜盼着眼前人的到来般,而让人在他的热忱下感到心驰神荡,随即加了一句,“我爸爸经常提起您。”

    马西奥露出了不可自抑的惊喜笑意,“你记得我?上一次我们见面是什么时候?你已经长得这么高,这么……有几年了?”

    马西奥没有说出那句他最真心的感受,而是将感受消声在恭维中,那只是简单的一个词,却是他从未有过的真心感受,他怕一旦说出,便会透露太多他的心声。

    他的太多心声,就发生在一分钟前,从他唤出挚爱的名字,看到挚爱在无垠白云下跑过树篱,跑向自己的短短一分钟内,年轻男孩的精巧身材,他巧琢天工的无瑕面庞,他灿烂光辉的金发,他碧蓝如海天的眼眸,尤其——尤其是他在跑向自己时神容身形中拂面而来无可言喻的夺人气质。

    他的心已经在挚爱于眼前落定他轻慢的步伐时,沉落沉陷至索多玛古城。

    更在挚爱轻慢地抬起他的光辉眼睫,展露出他的湛蓝眼眸,悠扬起他漫不经心的微笑时,他甘之为这付出一切。

    “有几年了,”挚爱盈着笑意重复马西奥的话道,他们都没有说出具体几年,挚爱不记得,他不可能真的去记人生中每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有几年了”,但这句话使他显得像他们的上一次见面在他眼前历历在目般真诚,像是情人间的久违相见,对初遇的沉湎怀恋,“我当然记得您,那时我还小,您却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英俊魅力,彼耶罗先生。”

    马西奥下意识地低头笑了下,好像此生第一次听到他真正想听的夸耀之词,无论恭维还是真心,这让马西奥感到自己和挚爱的距离在一瞬间缩短。

    “请叫我马西奥,挚爱。”马西奥说道,第一次对挚爱施予命令句,他迫切地想要拉近和眼前年轻男孩的距离,但又不想透露出他的迫切,他将句式谈吐得在礼貌的距离间。

    挚爱唇线好看地上翘了下,笑着改马西奥·德尔·彼耶罗叫为,“马西奥。”

    有一丝的不习惯,但本来他也没怎么多叫过“彼耶罗先生”,他们不常见,这似乎是他们的第二次相见,挚爱并不真的记得,年轻男孩的天性与淡忘。

    马西奥的手指微颤了下,他将手指蜷握进在手掌中,他几乎克制不住要伸手去拂挚爱唇角的那抹弧线,但上帝保佑他——他竭力克制住了!马西奥为此在心里几乎要唱起庆歌,感激四十多年来的人生历练!但同时他又感到一丝失落,如果他没克制住,如果他真的拂了上去,会怎样?

    他无法想象那样做会展开的另一条世界线,但上帝,他心中渴望极了。

    “你妈妈说你在这,你总是在这吗?你爸爸让我过来叫你去用午餐了。”马西奥说道,“没想到今年会在这里见到你。”

    一个太值得邂逅的海滨度假城市。

    “我的爸爸妈妈,他们还真会使唤刚到的客人,”挚爱道,这本该是由家佣来做的事,“我也为能在今年见到您而感到惊喜。”

    挚爱并不每年都会和父母一起夏日度假,何况他的父母已经离异多年,离异但又时常磨合在复合阶段,总是分分合合,因此挚爱在那一年后,直到今年才在夏日度假中见到了马西奥·德尔·彼耶罗,父亲的好友,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上流贵族。一生无需为任何争取而就拥有平常人拼尽一生也无法得到的万贯家产,名誉、地位、身份,完满无憾的人生。

    父亲邀请了马西奥在今年的夏天来他们的别墅一起度假上些时日,他们已经来了有几天,马西奥今天刚到。

    但挚爱想到,父亲和彼耶罗先生关系真的很好,一生难得有几这样的好友,所以才会根本没把他当客人的,挚爱猜父亲往嘴里丢了一颗酒渍果子,熟络地拍了下彼耶罗先生的背,就随口对他说了让他来叫自己去吃午餐。

    挚爱和马西奥一起走回别墅去用午餐。

    他们在无形中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好像在这方面有着共通的波长一样,没有擦到手臂,不会碰到肩,却又足够近,美妙而奇特的距离感,挑拨在马西奥的心间,彼此礼貌地闲聊了几句近况。

    马西奥希望回到别墅,进入有他人存在的世界的这段距离是无限长。

    挚爱轻跳着步子,嗒哒、嗒哒,快马西奥两步地在马西奥眼前跳走上了通往别墅的阶梯,不是用好好走地,而是年少男孩感的轻跳,马西奥的视线凝视在挚爱的因轻跳而微突起的脚踝骨上,那里的线条在挚爱的两三步轻跳中显得光裸漂亮,而扣人心弦。光泽诱人,而线条性感。好似挚爱跳上的并非阶梯,而是自己的神经脉络。

    突突、突突,马西奥感到太阳穴和心,下身的微硬和喉,脉动。

    马西奥的视线从挚爱的脚踝上离开,他停下了脚步,他的视线注视向了挚爱的后脊,他忽然想到如果这时候挚爱停下来而非直接走进别墅,如果这时候挚爱在一只脚还踩在阶梯上,一只脚迈上了阶台时,蓦然转过身来望向自己,将会是何种光景?阳光将投耀在他的身上,他的肌肤在光泽下晕染出光芒,假如他在这时会回过身来,在将他的身材展现得最恰到好处的弧度上,向自己回眸顾盼,会怎样?

    那将是莫奈再世也无法描绘出的绝景风光。

    停下来,停下来,转过身来,转过身来。

    马西奥在心里敲钟鸣响般祈盼。

    “彼……马西奥?”挚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停下,因而他并没有匆匆地独自走进家中,那显得把客人丢下而不礼貌,他定会惹来父亲的一顿数落,因此他在一只脚还踩在阶梯上,一只脚迈上了阶台时,转过身看向了马西奥。

    挚爱甚至比马西奥祈盼中的更慷慨地展露出了一个他光辉动人的笑容,他甚至向马西奥伸出了手,那是一个无意义却显得淳淳盛意的手势。

    马西奥在这一刻感到自己是世界中最穷迫贫寒之人 ,而眼前名叫挚爱的年轻男孩,向他施舍了胜过财富的全部爱意。

    那是当你祈盼之物,在你刚祈盼完的下一秒就得以实现,从未有过的心神触撼,甚至比你祈盼得还要美好。马西奥听到心跳声在自己的胸腔中从未有过的鸣响。他知道他会永远记住这一幕,用永不失色的裱画保藏法保藏在自己的记忆博物馆中。不,不止是这一幕,从年轻男孩从树篱间因自己的呼唤跑出来启始的每一帧,每一瞬。

    马西奥笑着——几乎是要痴笑了,但他将他的笑意完善地敛进了礼貌周到的笑意中,没有对自己为什么突然停下脚步的行为作出解释,走上了阶梯,和挚爱一起走进别墅中。

    在别墅中,达利欧和索菲听到马西奥和挚爱回来了的声音,笑声欢语地走了过来迎接他们,和他们一同走过来的还有贵妇艾莉卡。

    “向我们的贵客好好问候了吗?”爸爸达利欧出声问挚爱道。

    “我还猜你们会认不出来呢。”妈妈索菲开玩笑道,“毕竟好久没见了。”

    挚爱向艾莉卡微笑着礼貌而友好地问候道:“很高兴见到您,彼耶罗夫人。”

    当马西奥见到这个世界中除了他和挚爱外还有别的生动的人出现在他的眼界里,他在哪?

    他方才仿佛身置天堂,现在他在哪?

    艾莉卡见马西奥笑容凝固在一半的神情,声音娇切地关心道:“你还好吗?马西奥。”

    “是不是刚飞抵意大利不舒服?”达利欧手持着酒杯说道,“来喝杯餐前酒就好了。”

    索菲亚也说着午餐该开始了,招呼家佣们在餐厅上午餐。

    挚爱侧低头看了眼马西奥是不是真的不舒服,他的神色刚才还很好,“我得先去换个衣服。”

    挚爱说着便往二楼跑去。

    挚爱很快换了身衣服下楼走进餐厅,因为已在室内,也将凉鞋换成了趿拉着拖鞋。

    挚爱的餐位在马西奥旁边,他入座进午餐桌席间,享用起午餐,在爸爸妈妈或艾莉卡将话题抛到自己身上时,聊上几句话,但马西奥没有将任何一句话扯到挚爱的身上,他和达利欧谈着好友间的话题,挚爱的刀叉在柔嫩的牛排上切开。

    马西奥几乎感到颈间僵硬,他不敢侧头去瞥挚爱一眼,他怕仅一眼就会在他这个世界上最不想被窥破的几人前暴露光自己的所有心思。马西奥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保持在和好友交谈与用餐上,只在防不胜防中他看到刀叉上倒映出挚爱坐在自己身边的剪影,刀叉的倒映将挚爱的面容身躯扭延得不真实,但他都不自制要被餐刀上的倒映吸引入其中。

    “马西奥,我是说……”达利欧正要侃侃而谈他的论点,却发现马西奥走神了,“你在听吗?”

    “嗯?你是说——”马西奥从刀叉上抬起头看向达利欧,用重复达利欧的话来拖长自己延续上好友的话题的时间,多亏他熟谙餐宴之道,很快神思敏捷地接上了达利欧的话题,“不,关于你说的那套,完全的胡扯。”

    “你听我讲,事实是……”达利欧吃了一口午餐,继续上他的话题。

    马西奥和达利欧正聊得好,忽然感到什么东西戳碰上了的自己的小腿,隔着高定西裤,却好像他身无所物以隔般,触及进他的神经中枢。

    马西奥持起酒杯,饮下一口酒液,以顺便一起吞咽下自己口中的津液。

    挚爱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个坐姿,不安分于双腿并坐,而将一条腿随意地架翘到了另一条腿上,他的拖鞋滑落在地——是的,就算在马西奥将注意力保持在和达利欧交谈和用餐间,他也听到了那声挚爱的拖鞋滑落在餐桌底的声音。

    如叩开什么大门的咔哒声。

    现在挚爱坐在他的座位上,享用着他的午餐,却在不经意间将光裸的脚趾触碰向马西奥的小腿肌,马西奥清彻地感受到挚爱的脚拇指的轮廓,在他的小腿上似来不及捕捉的流光般一闪而过。

    马西奥不自持地握紧了餐刀,艾莉卡注意到了马西奥不自然的这一幕,除此之外再无人注意到,但艾莉卡不知道马西奥为什么突然握紧了一下餐刀,像是年长后身体无意识的抽搐。但她很确定马西奥还远未到那个年纪。

    马西奥不知道挚爱意识到了没,他光裸的脚趾触碰上了自己的腿胫,他在一触后随即挪离,浑然不觉地品吃着他的午餐,但很快,他的脚二趾间又戳碰了上来,这次停留的时间更久,像是触礁的海豚般在自己的腿肌上搁浅,搁浅。

    马西奥持着酒杯,又饮了一口酒,他既希望这一刻永远停留不要迈动时间,又希望这怦然敏感到不真实的一刻即刻消失,消失到根本不存在过。他到底在希祈什么呢?不,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悸动和美好,假如他从未感受过,他的人生又将有何意义和光彩?马西奥无意中,或说是难以自持中,也动了下自己的腿胫,更靠近了挚爱翘着的脚一丁点,这样他便可以感受和触碰到更多挚爱的脚趾,挚爱的脚趾弧线轮廓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足线,为这场午餐增色至如千禧年的盛宴,同时将他所有享用过的餐宴都为之失色。

    但挚爱却挪开了他的脚,再也触碰不到马西奥隔着昂贵西裤的腿胫,他像是在完全的浑然不觉中做着这一切,享用着他的午餐。他漫不经心地听着爸爸妈妈和客人在餐桌上的闲谈,天知道他的心思到底飞去了那里。

    而马西奥,他被悬在了半空,上不去,掉不下,他的感觉犹如一口暧昧迷离的气息被哽在了心肺间。

    马西奥终于侧过头看了挚爱一眼,事实上如果他完全避免眼神去看挚爱的话,那反而会显得举止怪异,这是一惩谐无拘的午餐。

    马西奥望着挚爱的侧脸,他的侧颜线条是这般漂亮美好,没有一丝过犹不及,每一道肌理轮廓都在最令人赞叹的动人上,特别是他眨眼间在眼睑下挥闪出的那篇光影,难道那不比灏瀚星河更具真理?

    马西奥看着挚爱,扪心自问挚爱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是了然于心,还是浑然不觉?

    挚爱感到了马西奥看向自己的视线,他没有转头,他似乎享受被马西奥这样瞧着侧脸的视线,他说不出这是种什么感觉,他还太年轻,但他喜欢这种感觉。

    “明天我们可以驾帆船出海,我知道从这去地中海的哪块海域最迷人,也会收获颇丰。”达利欧说道。

    “你可把你说得像个老船长了啊。”索菲亚半侃半笑道。

    马西奥将他的眼神巧妙地掩藏进看向挚爱身侧那处餐厅墙上的挂画,因而他的眼神只在挚爱的脸上注视了一瞬,餐桌上谁也不会察觉到这个小插曲的发生,“你从哪淘到这幅挂画?达利欧,颇具收藏价值。”

    “是吧!索菲亚还为这事……”达利欧就着马西奥提起的话题,聊起他如何从巴黎购得这幅画的经历。

    那只是不经意间的触及,再正常不过,马西奥从挚爱的神情中读出这样的信息,年轻男孩不会在意这不足一提的触碰。

    午餐过后,马西奥回卧室休息,索菲亚陪着艾莉卡去逛街了。

    马西奥去冲了一个凉水澡,躺回到床上午休,他不去冲凉不行,马西奥躺在床上,想着刚刚两三个小时内发生了种种,并让自己理智下来。

    接下来该怎么做?马西奥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不可以,这是错误的,即便这是他出生至今最真理之事,但相悖的,他必须与这真理项背而行……吗?

    马西奥感到混沌袭来,他的人生中还从未有遇到过这种猛烈的感受,似将他的世界解构又重构。

    晚餐在市中心的露天餐厅,达利欧一早定好了位置。

    吹拂着挟带海味的夜风,明月高挂在夜空中。

    街上有街头艺人摆着古典艺术的造型,也有鼓动风琴的乐人,旅游度假者在街上感受着这座城市迷人的夜晚风情,不时传来阵阵的欢语声,海鸥在石地上迈着安详的步子。

    艾莉卡和索菲亚在街上闲适地逛了一下午,晚餐桌上大家谈聊着各自下午都做了些什么。

    “我去打了会儿网球。”挚爱说道,这使他晚上胃口不错。

    “你可以和马西奥来一场,有时间。”索菲亚瞥了瞥马西奥,又瞥了瞥挚爱说道,“马西奥的网球技术可是职业选手级别的。”

    “在休闲运动上,他简直十项全能。”达利欧逗笑道。

    “如果你把时间都用在这些事上,你就没有什么是会做不好的。”艾莉卡看了马西奥一眼,调侃自家的丈夫道。

    挚爱的眼前浮现出了马西奥在网球场上挥动球拍,挥洒汗水,腿肌绷紧,手臂肌肉在阳光下展现出完美线条的样貌,他将牡蛎叉进了口中。

    时政、艺术、朋友间的近况。

    晚餐至一半,侍者上来了一份餐后甜点,鱼子酱冰激凌果露,那是挚爱点的甜点,这家顶级餐厅的特色美味。

    “你用在餐后才吃餐后甜点。”达利欧说挚爱道。

    但挚爱喜欢在晚餐至一半就吃餐后甜点,那像是两种时间的交织交错,他既可以吃到晚餐的正餐,亦可以品味到晚餐的餐后甜点,他想在同一时间两者都要,而且那会带给他之后还有餐后甜点等着他的错觉。甘甜的美味总是希望享之不尽。

    “这真好吃。”挚爱用匙子尝了一口鱼子酱冰激凌果露说道,小小的精致冰激凌杯中一杯,昂贵而美味,“你要尝尝看吗?”

    挚爱随口对马西奥说道,彰显着他身为好友的儿子的礼貌客套。像个东道主。

    马西奥看着挚爱品尝美味甜点的样貌,鬼使神差地说出,“好。”

    他的应答甚至在他真正意识到自己说出这个词前。

    马西奥听到自己说了“好”,但让挚爱在大庭广众,当着自己的好友、妻子和他的父母面用匙子喂自己吃冰激凌?那会是怎样惊人的情境?那只是挚爱的礼貌一问,他本该拒绝的!

    但那本身也不会怎么样,再正常不过的客套举动,但马西奥想得太多,他怕自己的掩饰伪装在挚爱的举动中一不小心就会破功,流露出太多。那是他必须要克制的,不能让任何人看到的内心深处。

    马西奥补救地自己伸手去拿匙子,却不小心碰撞到了挚爱的手,碰掉了匙子。

    马西奥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看着匙子掉落在地,这样他就可以岔开话题,然后忘了甜品这回事。

    就在马西奥同时心里也感到惋惜之际,挚爱含笑着将手指伸进了冰激凌杯中,挖出一口带着鱼子酱的冰激凌果露,伸到了马西奥口中。

    马西奥愣了一下,怔神地看着挚爱这么做,挚爱随机应变地将他的手指作为了匙子,呈着鱼子酱冰激凌果露伸进了口中,他的手指第一节就在自己的口中。

    马西奥感到有什么冰忌廉味的东西在自己的脑袋中爆破,他张口吃掉了挚爱用手指喂自己吃的甜点,甜腻的味道更甚这道特色美味本身的肆意在自己的口中,贯穿自己的心灵。那是马西奥从未品味过的美味。

    马西奥在心中欣喜若狂。

    “好吃吗?马西奥。”挚爱俏皮地流转着眼波问道。

    马西奥佯装镇静地夸赞了声甜点,“不错。”

    马西奥转动着身体,正回餐桌,将重心重回和朋友间的饮酒谈聊,但事实上他的注意力溃散,再也无法集中到达利欧、索菲亚和艾莉卡的谈聊中。他不知道在挚爱将刮沾着鱼子酱冰激凌果露的手指喂向自己的嘴中时,他们三人有无停下谈话和用餐,将视线集中到自己和挚爱的身上,集中在挚爱的手指与自己嘴唇的交含处。

    他回忆不出来,甚至想不到刚才是否有听到他们的交谈的声音中止停下,因为短短一瞬间的喂品中,他的眼里全身心的只有挚爱,年轻男孩的金发蓝眸、漂亮面容、冰甜手指。

    他现在以及这整一顿的晚餐中,他的注意力都将只在刚才的扣人心弦那一幕上,黑色圆润的鱼籽还在口舌间。甜醹与清澈的绝妙融合,美味绵长犹如置身深海中。

    “让侍者再给你拿一个匙子。”索菲亚出声道。

    马西奥想到挚爱的心中一定纯洁的没有一丝异瑕,问心无愧的天真随性,所以才会在匙子掉了时,直接用手指喂自己甜点,在他的思想中,那不过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举动。
连环翻车修罗场[快穿]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lianhuanfanchexiuluochang_kuaichuan_/,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