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灵殊

正文 第九十一章 祭起妖珠困红颜

灵殊 | 作者:鸡丁爱马甲 | 更新时间:2018-10-12 07:10:1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萌狐悍妻唯武独尊从太阳花田开始校花的贴身高手血妖姬星际金仙帝国生死突击诛灭天帝九天帝主蛋娘
    那在王宫外本来要接应大总管的,也没法儿如约再接应他了:光声幻色的战团打着打就就离秀瑟近了,脑汁四肢乱抛乱溅的,他们还傻呆在宫外,等着被绞进去送死吗?当然先逃跑要紧!

    正因为他们这一跑,大总管出来时,没有接应的人,又被战团吓住、又被其他大叫大跑的人一冲,没控制好秀瑟少姬。秀瑟少姬往前猛走,不知道是想继续跷家、还是迎上战团保护秀瑟。

    反正大总管就当她要逃跑了,下意识的强拉住她。这会儿秀瑟少姬也知道他不安好心了,不但反抗、而且喊叫。大总管吓得捂她的嘴。这个动作本身又引来别人注意。

    这上下,战团的声嚣也传到王宫中去了。宫中的人也出来,混乱得像是布朗运动。

    还记得吗,布朗运动指的是水中花粉颗粒的运动。每个颗粒向哪里去的方向都不确定,把所有颗粒的方向都交织在一起,那叫个混乱。但最终花粉颗粒是要沉到水底的,如果它们都比水重的话。想让它们重新均匀分布在水中、变成悬浊液,那需要一根棒子重新搅动它们。

    现在想像一下每颗花粉颗粒都有自己的理智、聪明、情感、想保护的东西,都用自己的判断而动起来,能想出那混乱吗?

    但最终它们也只会指向一个结果:阻止战团接近秀瑟城,这符合所有人的最大化利益。

    秀瑟城王有指挥棒的能力、也有指挥棒的作用,组织所有城民全都出来参与布结界。

    他要用一个大结界来保护住秀瑟城、阻止敌人接近。

    为了这个共同一致的大目标。不管是城民也好、客人也好、仆人也好,连犯人都拉出来一起奋斗了,大总管和秀瑟少姬也不能例外。

    秀瑟城王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女儿怎么会在宫外、怎么会和大总管拉拉扯扯、互相指责。他没有王浸那样抽丝剥茧明察秋毫的能力。但他至少有王者的魄力。一声令下:大局为重!所有人一起布结界,退者斩!任何事情都押后再谈。

    曼殊再想去那棵大树下头找量斗,也只能先服从大局,献出一点微不足道的力量参与布结界,一边琢磨着:等打完胜仗,大家高兴得,还会有混乱。到时候还能再找机会去大树下拿妖宝?或者在战斗中立了功,向秀瑟城王要求到大树下单独呆一会儿来当作奖励呢?但这种要求也太奇怪了吧!最好问寂瞳想个主意。寂瞳鬼主意多,想的借口比她高明。

    而黑发舞伎的注意力却在秀瑟少姬的身上。

    就像妖器会互相吸引。妖魔会因彼此相似的生命能量,而互相吸引。秀瑟城姬对煜琉的向往、跟黑发舞伎当初情不自禁赞了一声“美哉少年”的心情有共同点。而秀瑟少姬如今处于危境,更与黑发舞伎死时的心情有类似。

    黑发舞伎的关注,使得曼殊也注意起秀瑟少姬来了。这一注意可不要紧。顿时引燃了炸药包。

    人必不是花粉颗粒那么单纯。秀瑟城王搅动的,本就不是一杯浊水,而是一捧烈性炸药。

    曼殊光荣的成为炸药引燃的导火索。

    怪只怪秀瑟少姬人不笨,一边固然在跟父老一起布结界,一边却顾虑着大总管如果逃了怎么办?同时又担心危机解除之后,父王问起前因后果,她要如何解释?

    忧虑之下,她心生一计。想着大总管也不敢面对父王,以他卑鄙心性。恐怕是想逃跑的。她不如给他制造逃跑机会,在他逃跑时,大声叫破,让父王把他“逃跑者斩”了,以后再问她怎么会在宫外,她怎么说都行,大总管死无对证,岂不便当?

    存了这个计谋,秀瑟少姬就暗地里窥视大总管,想找个机会实施计划。

    大总管也真够狡猾,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借着她看他,趁机施展****。秀瑟少姬本来还在监视他,监着监着,自己心头就迷糊过去了,竟要被他带着往外走。

    还亏得是曼殊也在关注他们,又有黑发舞伎主动对秀瑟少姬作感应,发现不对,及时发声示警,秀瑟城王等人都看过来了,大总管无所遁形。

    后面的情形就有点混乱了。大致是大总管想逃逃不了,狗急跳墙,要杀秀瑟少姬;秀瑟少姬觉得还不如死在他手里,这样一来父王肯定会为她报仇,但死之前她也要咬下大总管一块肉来;秀瑟城王觉得所有大敌当前还内乱的都是要跟他过不去;其他围观群众有的觉得大总管和秀瑟少姬之间有奸情、有的恨为什么这趁戏要放在大战压城的时候上演害得他们没心思看。

    至于曼殊。曼殊是想救人。

    既想救秀瑟少姬,也想救整座秀瑟城免于被战火绞碎。

    她不太喜欢秀瑟城民的气质、更不认识秀瑟少姬,但身为人类,在此战局中,总有“不忍心”三个字在,就有救护他们的想法出现。

    所谓英雄,也许未必多爱他救的那些人民。人民本身也未必多可爱。不过时也势也,总有不得不做的心情。

    恰在此时,秀瑟城王拿出了教化妖珠。

    他也是急着要救秀瑟城、又被女儿和大总管气得,一气一急之下,想着还有个秘密武器在,不如拿将出来!万一能借到力呢?那就赚到。实在不行,为其所害,那跟被绞进战局中一样,大不了也不过就是个死。如果这珠子被打战的那些人毁了,反正也是妖器,他又不心疼。

    他就祭起教化珠。

    哪里知道妖器不是谁想用、想用就能用的。而且这珠子主要也是教化用的,不是打架用的。教化是要看对象的,像秀瑟城王这种,所谓朽木不可雕也,教化珠还不愿意教呢!

    但是黑发舞伎想要救相似灵魂的秀瑟少姬、秀瑟少姬想与大总管偕亡而保护秀瑟城、曼殊则想救所有人。

    这三个女孩子的心意,终于激发出珠子的大能。

    电光火石间,曼殊觉得异能缭绕,把她们三个缠在一起。

    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是三,什么是一。她就是她们。她们就是她。

    主宰却只能是一个。

    如果她不能坚持自己,就将被别人所坚持。

    曼殊像溺水的人,寻不到一个坚硬的平台可以攀附。只有柔软,无底的沉溺吞噬。

    她心中也有一片柔软。

    虽软而不可被席卷,虽柔而不可被改移。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我心匪石,不可移也。)

    柔软的呼吸,替她守住了一方世界。她蓦然睁眼,眼中神光四射,望向秀瑟城前,就在城前画了一道长长的线。

    她的指就是她的眼,她的眼就是她的心。没有区别。她的世界与真实的世界,没有区别。

    她把她的心意强行加于真实世界的守则之上。

    是谓妖力。

    教化珠的妖能量境开始坍陷。

    到底是太过勉强了。教化珠在曼殊等女孩子强行要求下被激发、在曼殊的指引下激化,虽然就不可避免的进入坍陷期。

    要撑住教化珠的坍陷,需要更强的妖力。

    曼殊还没有这么强的力量。

    妖能境红极成灰,向内坍陷,如同戳破的气球皮,向里耷拉下来。

    不及时逃的话,就会被包在里面。

    而其他人都帮不了她们。那些人几乎都被妖力画长的界限所眩。那那界限不是固定的,也开始向两边坍塌,带动大崩盘。逃得稍慢的,都会被砸死。

    界限两边的人都开始各自逃窜,成为大溃散。

    溃散中,寂瞳还顾得上找铭瑭。

    不管人级、还是地王级修灵士的眼力,此时都看不到铭瑭。

    只有天圣的眼睛可以看见,有个白衣凝静的身影,说不出有多高大、也说不出那长长的垂发有多洁静。他垂眸托着那戳破的气球一样的小小妖境,目光无悲无喜,说不上是要救它、还是要捏碎了它。

    曼殊在耷坍的困境中,但闻风生。

    风是从她心底吹出。当初供她立足的那份柔软,吹出浩大而清明的风来。

    曼殊听见谁在她耳边说?“你故意遇险好吵醒我是不是?”

    其实他和她都知道,这指控不是真的。这句话只是开玩笑。

    真是浪费啊C不容易他醒来的短短时间里,他却用来开玩笑。

    然而不开玩笑又能怎样?

    曼殊甚至连玩笑话都想不出来。

    只是一手拉着一个女孩子,跟着这阵清风,从缝隙里逃出去。

    崩溃妖境中的唯一缝隙。

    出去之后她才发现,她只带出来黑发舞伎那一缕黑影。

    秀瑟少姬呢?还留在坍塌中的妖境里。她被心魔所惑,没办法跟着曼殊出来。曼殊重新趴在缝隙上,看到她目光涣散,如在梦中。

    “快醒醒!逃出来!”曼殊喊她,并努力伸手进去够她的手,似乎是抓住了,往上一提,她的手却还在原地。她跟曼殊已经是两种不同的能量存在形式。她自己不肯走的话,曼殊的力量无法真正作用到她身上。

    曼殊用力的喊,在秀瑟少姬的耳朵里,是一片嘈杂。(未完待续。)

灵殊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lings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