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551 喝醉就爬床,惊爆私生子(2更)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 作者:月初姣姣 | 更新时间:2018-10-12 01:30: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吞天龙王道门生星际金仙帝国从太阳花田开始我的纯情总裁老婆画魂毓秀乱清天神诀尘骨
    此刻出租屋内

    陆淮动作强势又霸道,仿佛要将她吞了一般,甚至趁着她分神的功夫,强硬得撬开她的牙关,时隔许久,才尝到那暌违已久的甜美。

    她的唇,太软!

    她的味道,太甜!

    简直柔软馨香得犯规,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欲罢不能。

    就在某人有些意乱情迷的时候,许白栀忽然张嘴直接咬住了他的下唇。

    “嘶——”陆淮蹙眉,嘴角吃痛,他不得不稍微抽离。

    “你疯了!”许白栀一把推开她,颇为戒备得看着他,又下意识看着边上已经呆愣得两个人。

    孟家这两位,显然已经石化了。

    这陆淮在他们小辈面前,素来都是一副禁欲高冷的模样,这会儿居然……

    强吻!

    陆淮偏头就看到自己身后的两个人,“你俩怎么在这儿?”那语气相当轻松随意,“这么晚还不回家?”

    “我们立刻回家!”孟浴风拉着孟绍酉,立刻夺门而出。

    “嗳,浴风,好歹把饭吃了啊。”许白栀想要叫住他俩。

    “不用,我忽然不饿了,呵呵……”孟浴风和孟绍酉小心翼翼的从陆淮身边挤了出去。

    都这样了,还吃什么饭啊。

    这人刚走,陆淮就把门关上,伸手揩了揩嘴角被咬破的地方,偏头看着许白栀。

    微微眯眼,看着指腹上的一丝血渍,就当着她的面儿,忽然放在唇边裹了一下,那样子,该死得好看,本就是风华绝代的人,此刻更是具有别样的诱惑力。

    “许白栀,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咬人?”陆淮轻笑。

    许白栀下意识舔了舔嘴角,看了看距离自己几步远的房门,抬脚就准备狂奔过去,某人动作更快。

    一手钳制她的胳膊,忽然用力,猛地将她扯到了怀里,许白栀再想挣扎,一只宽厚的手,强势得搂住她的腰,将她狠狠桎梏在怀里。

    男人温热的身子忽然贴过来,让她瞬间心乱如麻。

    “别动!让我抱会儿……”陆淮头抵在她肩膀上,呼出的热气夹杂着一丝酒气。

    “许白栀,你还真是狠心,就把我丢在那里,你不知道那挟人都想吃了我吗?”

    “居然中途开溜,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我。”那口气颇有些责备。

    “陆淮……”许白栀话没说完,陆淮手臂收紧,又一次将她狠狠压在怀里。

    “许白栀……”

    “你要干嘛?”他嗓音温润清冽,在耳边回响,让人浑身酥麻,许白栀能感觉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几乎抵到了嗓子眼,那种心跳狂乱失序的感觉,让她身子软得发颤。

    “就抱一下!”

    许白栀站在原地愣是没敢动。

    只是……

    耳朵忽然被某人含住,许白栀当即就傻了,尤其是自己居然下意识的低吟出声,那宛若猫叫般的婉转嘤咛,大大取悦了陆淮。

    “舒服?”陆淮低低一笑。

    许白栀脸红得能滴血。

    “你对我还有感觉,这点……”陆淮咬了一口她的耳垂,“我很高兴。”

    许白栀简直想哭,说好只抱一下的呢?

    男人都是骗子。

    不过陆淮也只抱了一会儿,方才松开手。

    “有点饿了。”

    许白栀一边伸手整理衣服,一边往厨房走,“家里没什么吃的?我给你弄个炒饭?”

    “嗯。”陆淮不挑食,坐在餐桌边等着,看着刚刚三人吃了一半的米粥,倒是挑了挑眉,“你晚上就喝粥?”

    “本来也不饿。”许白栀已经开始动手切配料。

    没过多久,蛋炒饭就出锅了,只是陆淮却自己打开了一瓶红酒,“这是上回叶少夫人带来的,有三四天了吧。”许白栀自顾自说道。

    “要不要喝点?”陆淮挑眉,“再过段时间,味儿就没了。”

    他直接拿了两个红酒杯出来,给他俩各倒了一杯酒。

    许白栀有些犹豫。

    “一点红酒而已,你的酒量用不止如此吧。”

    许白栀眯眼,倒是没动酒杯。

    陆淮倒是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吃着炒饭,也不知这是什么土洋结合的口味。

    “那群女人个个如狼似虎的,你倒是真放心把我丢在那儿,你就真不怕我被人……”陆淮挑眉看着她。

    许白栀垂头不语,许家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她哪里有脸继续待在那儿,只能中途开溜。

    “不过你素来狠心,一走就是这么多年,是不是知道我没法出国找你,就故意躲那么远?”

    “这么多年,你可曾想过我?”陆淮眯着眼睛,那眸子仿佛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许白栀被他看得莫名紧张,端起酒杯,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

    “嗯?怎么不说话?想过我没?”陆淮步步紧逼。

    许白栀压根不敢抬头看他,只能低头一个劲儿喝酒,压压惊……

    半个小时后……

    陆淮单手撑着桌子,看着已经醉眼迷离的人,眼底俱是笑意。

    “许白栀,过来!”陆淮伸手朝她勾了勾手。

    许白栀眯着眼睛,忽然起身,朝他径直走过去,脚下微微趔趄,整个人直接栽在他身上,陆淮后背撞在椅子上,疼得直冒汗,这女人就不能轻点儿嘛。

    “陆淮,陆淮……”许白栀长腿一伸,居然直接就跨坐在了他身上,不待他动作,伸手捧住他的脸,“长得真好看呐。”

    陆淮失笑,“喜欢吗?”双手微微用力,扣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按向自己。

    “喜欢。”

    “要不要亲一下?”

    “嗯!”许白栀说着偏头吻住他……

    她的吻技一如以前一般青涩,陆淮抬手拖着她的双腿,将她直接从椅子上抱起来,直接往房间走……

    “嗯——”许白栀心里一紧,下意识抱住他的脖子,眼神迷离,“你要干嘛?”

    “睡觉!”

    许白栀只一个劲儿傻笑。

    陆淮倒是真想做点什么,只是后背伤口被陆舒云狠狠一拍,刚刚又被撞了一下,着实太疼,压根做不了什么,不过某人能主动投怀送抱,他已经很开心了。

    虽然是醉酒的时候。

    **

    翌日

    许白栀生物钟非常准,天没亮就醒了,当她感觉到自己腰上横亘着一双长臂的时候,险些没惊叫出声

    一转头,就看到陆淮沉睡的一张俊脸。

    昨晚她又和喝多了……

    要死了!

    这一喝多,就爱爬陆淮的床,这是什么毛病啊。

    许白栀有些懊恼,小心翼翼的抬起他的手臂,陆淮其实早就醒了,只是不想这女人性子,若是此刻发现自己醒了,弄不好这几天都得躲着自己,他干脆装睡好了。

    许白栀发现自己还穿着昨天的衣服,方才长舒一口气,赤着脚,提着拖鞋就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这刚刚把门关上,就看到真抱着牛奶,一脸天真看着自己小白。

    “妈妈……”

    许白栀吓得脸都白了。

    “你和叔叔昨晚……”

    “我俩什么都没有,他身体不舒服,我照顾他而已!”

    “照顾到床上了?”小白促狭。

    “胡说,我……”

    “我刚刚去你们房间了,你还搂着叔叔呢,妈妈,你变了……”小白说着摇着头坐到沙发上,喝着牛奶,那神情还颇为无奈。

    “我给你做早饭,待会儿吃完,送你去学校,文具书本都准备好了吗?”许白栀捏着眉心。

    真是够了,一喝醉酒就误事儿。

    “早就准备好了。”一听说要去上学,小白显得格外亢奋。

    “待会儿我再检查一下,你到学校,一定要和同学好好相处,不要惹事,好好听老师的话,不要和同学打架……”许白栀叮嘱再三。

    “知道啦,妈妈你好啰嗦!”小白晃着小腿,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喜悦。

    许白栀刚刚做好饭,陆淮就从房间出来了,他已经洗漱好,并且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利落而又整洁,一看就是要去上班的模样。

    “你要不要吃点?”许白栀还不敢直视他,她内心认定,昨晚肯定是自己把他扑倒了,此刻已经觉得很丢人了。

    “不了,我们院长找我有急事,先走了。”陆淮倒是和小白亲热的贴面告别,就快速离开。

    许白栀咬了咬嘴唇,却没说话,只招呼自己儿子快吃饭。

    **

    政府办公楼

    陆淮到达检察院长办公室的时候,也就七点半左右,办公区人极少,当他叩门进去的时候,满屋子的烟味,熏得人有些睁不开眼。

    “赵院长?”陆淮蹙眉,难不成出什么大事了。

    “你过来!”赵院长抬手,招呼他到桌前。

    “您这么早找我过来,是出什么事了嘛!”

    赵院长将半根烟按灭在烟灰缸中,将手边的一摞文件,直接扔在他面前。

    硕大的“检举信”三个字,直接映入眼帘。

    还附带着许多他和小白的照片,照片抓拍得非常有特点,几乎将他们二人的五官拍摄得异常清晰,那异常神似的五官,几乎不用过多的加以说明,大家都会认为,这是父子俩。

    更别说,两人之间异常亲昵的举动了。

    “昨天半夜有人寄到我家的,检举信上说你未婚生子,私德败坏,不配执掌司法部门,还有……”赵院长又拿起另一份文件,这分明是从窗口偷拍的,抓拍了他和许白栀亲昵的画面,而且就是昨晚的……

    “你和人同居了?”

    陆淮没否认。

    “那孩子是不是你的私生子?”赵院长狠狠按着烟头,口气异常认真。

    “不是!”

    “那他是不是你儿子!”

    “是!”

    “陆淮!”赵院长气疯,拿起手边的文件,直接朝他扔过去,“你知不知道这种消息散播出去,对你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这弄不好,你的前途都会被直接毁掉。”

    “现在这人将照片寄给我,也不知道还寄到了哪里,身在纪检部门,最忌讳的就是知法犯法,现在社会是个什么情况,你用比我清楚,这消息一旦传播出去,谁会管什么真相,大家只会第一时间过来踩你一脚!”

    “等你名声举,就算事情平反,谁还会在乎什么真相!”

    “我合法结婚生子,为什么会毁掉我的前途!”陆淮说得格外认真,眸子更是笃定。

    “结婚?”赵院长拧眉,“陆淮,你别和我开玩笑。”

    他说着就打开电脑,去找陆淮的个人资料。

    陆淮的资料赫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是婚否那一栏,很明确写着“未婚”!

    “当时公安局和民政局还没联网,户口信息并没同步,而且当时我在外地,没在盛都,也就没去更改户籍,再者说也没硬性规定,一定要去更改户口信息,所以……”

    “混小子!”赵院长气得差点将手头的烟灰缸砸过去,“你的意思是,领证了?”

    陆淮没否认。

    “我担心的一夜没睡,你……”赵院长气得身子发抖,“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你丫既然结婚了,怎么不早说!”

    “为什么要说?”

    赵院长看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更是气得上火。

    “结婚证呢?还有什么证明材料?”赵院长挑眉,“我看是有人要搞你,以防万一,你今晚别上班了,把所有材料给我弄好了,回头这人要是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我们也有应对之策。”

    “嗯。”陆淮点头。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去给我弄材料啊。”

    “这事儿没彻底曝光前,您别和我姐……”

    “行了,我知道了,要是被她知道,准得把我办公室屋顶都掀了。结婚证现在不在你手里吗?”

    “在银行保险箱!”

    “一个结婚证,你锁什么银行保险箱,这东西还有贼会惦记?”赵院长气得脑仁疼。

    “那倒不会,只是我很宝贝而已。”陆淮淡淡一笑。

    赵院长嘴角抽搐两下,他想把烟灰缸扔在这混蛋脸上。

    **

    这边陆淮回陆家取了保险箱的钥匙,就直奔银行,准备去取结婚证。

    他一心往银行走,压根不知道,关于他有私生子的传闻,已经在网上迅速发酵,短短十几分钟,已经直接被顶上微博热搜,因为他身份特别,还有昨晚刚刚举行过相亲宴的余温未过,整件事在短时间被迅速传播。

    关于陆淮未婚生子,乱搞男女关系,私生活不检点,甚嚣尘上,完全扼住不住……

    甚至有人说他工作日没去上班,是被停止了。

    **

    而此刻叶家气氛更是紧张得无以复加。

    “老叶!”陆舒云声音很高。

    “夫人!”这老叶是叶家的老管家了,已经六十有余,却仍旧精神奕奕。

    “给我把叶家的人都叫上,跟我去堵人!”

    陆舒云刚刚看完新闻,气得浑身发抖,金屋藏娇,未婚生子,与人同居,各种消息,简直砸得她眼花缭乱。

    在新闻上,除却陆淮,那孩子与女人的脸都被打上了马赛克,不过他们之间的互动确实超乎正常的人际交往了。

    尤其是其中一张透过窗户偷拍的照片,陆舒云一眼就认出那是陆淮在大学城边的房子。

    还和她说是和汪娇娇一起住的,这汪娇娇住在盛都大学边上,那是市区好嘛?大学城都到郊区了,骗鬼呢!

    顾华灼下意识吞咽口水,“九霄,我怎么觉得今天要出事啊。”

    “这是肯定要出事。”叶九霄挑眉。

    “这哪里是去堵人啊。”叶云琛叹了口气,“我妈这分明是准备去捉奸的嘛!”

    “你们还有脸说,你们实话告诉你,你们小舅在外面瞎搞的事情,你们几个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陆舒云横眉冷对,“别看我,说的就是你——叶九霄!”

    忽然被点名,叶九霄倒是沉默不语。

    “怎么不说话,学你小舅装死是不是,等着,等我把那小子揪回来,我再找你们算账!”陆舒云刚刚挪了挪脚,这几天太累,加上早上没吃饭,此刻又急火攻心,眼前一花,趔趔趄趄,身子一软,居然直接晕了过去……

    “妈!”叶家兄弟大惊失色。

    “舒云!”叶良畴刚刚从楼上下来,看到这情形,直接狂奔过去,伸手扶住陆舒云,“愣着干嘛,赶紧叫医生啊!”

    继陆淮私生子“丑闻”之后,陆舒云受不了打击,怒火攻心,直接晕倒的消息,也第一时间传遍了整个盛都。

    似乎又一次佐证了陆淮丑闻的真实性,连亲姐姐都不懂,这肯定是私生子啊!

    ------题外话------

    好吧,气晕了,陆舅舅,你完蛋了……

    真的,我不是在开玩笑,你姐会宰了你的,不对,可能你姐夫会宰了你!【捂脸】

    你把人家媳妇儿活生生气晕了,人家丈夫怎么可能饶得了你!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mingmenyinhun_xiaoyejiaochongq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