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锁龙人

第十一章相见

锁龙人 | 作者:起床难 | 更新时间:2018-10-11 11:50: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萌狐悍妻从太阳花田开始星际金仙帝国我的纯情总裁老婆乱清吞天龙王道门生归墟伯爵的侵略指南重生之超级大富豪系统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曾老爹请求木青冥协助自己,追回鬼瓶或是将其毁去。木青冥没有多想,就应承了下来,并且承诺由他去抓回逃走的刘老爹。另一边刘老爹在松华坝岸边山上取出被他藏起来的鬼瓶后,欲将其占为己有。此念方从心头起,长生道的三堂主便出现在他面前。引出来刘老爹杀机顿起拼死反抗,誓死不愿将鬼瓶交出,一意孤行放出瓶中鬼兵,最终还是败在三堂主手上,三堂主用业火尽灭鬼兵后,将鬼瓶夺走。正欲离去时,木青冥忽然出现。两人方才见面,都猛然愣在了原地。】

    当日趁着长生道教徒忙着沉尸时,负责沉尸的三堂主就叮嘱刘老爹就把瓶子带出,暂时埋到了虾山上的指定位置。

    本来今日三堂主也是来取走鬼瓶的,但没有想到刘老爹先她一步取出了鬼瓶,而且刘老爹还想将那鬼瓶占为己有,这令三堂主也起了杀心。

    一时间刘老爹没有打算就此罢手,三堂主也没有悻悻离去的意思,双方都剑拔弩张。

    刘老爹那些充满了敌意的话方才落地,四周空气顿时骤降。林间的徐徐山风,也停了下来。刘老爹的身上,源源不断地散发出道道冰冷的杀气来。

    三堂主看着面色凶狠的刘老爹,脸上的笑容不减,也无惊惧之色;但心中的杀意反而更浓了不少。

    “身为教徒你用知道教规吧。擅离圣教者死!”许久之后,三堂主眼中泛起淡淡的不屑目光,在一脸凶狠的刘老爹脸上打转几圈后,落到了对方怀中的鬼瓶上:“你无非是占着有那鬼瓶在手,所以才有勇气脱离圣教的吧?可你知道怎么用吗?”。

    语气之中也是充满了轻蔑,还夹杂着丝丝的嘲笑。好像根本不怵手持阴邪鬼瓶的刘老爹一样。

    “你可别忘了三堂主,这支鬼瓶可是我家先祖献给你们汉人的。”刘老爹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之色,阴笑着道:“快滚,否则你会落得和李定国一样下场,被万鬼啃噬灵魂后暴毙惨死。”。

    “是吗?这么说你也是萨满教的萨满(珊蛮,)了。”三堂主对他的警告充耳不闻,若有所思地道:“按你的姓来看,确实有可能是匈奴的后裔。”。

    据史料记载,当匈奴部族强盛时,打不过他们的汉高祖刘邦只好采韧亲政策,把皇室宗女嫁给匈奴单于冒顿为妻。冒顿可汗虽然姓挛,但按照匈奴的规矩,有着贵者皆从母姓的习俗,所以挛氏子孙皆姓刘。在匈奴的后裔之中,就有一支也是刘姓的族人。

    而匈奴人正好信奉萨满教,每年五月都会由萨满巫师于龙城祭天地、祖先、鬼神。所以匈奴族中,也有萨满的巫师。

    “顺便一提,这支鬼瓶也是我们先祖从夏朝王都盗取而出的上古鬼瓶的碎片,用地下涌现的业火炼造而成。它是属于我们家族的,属于萨满教的。汉人的脏手,不配玷污这等圣物。”刘老爹说着就把右手扣住瓶底上的凸出圆盘,左手毫不犹豫地握住瓶颈上的把手,双手同时用力一扭。

    瓶底随之传来沉闷的咯吱声响,接着瓶口噗地一声,一道阴寒的怨气带着鬼哭狼嚎从瓶中喷涌而出。

    紧接着那瓶子上散发出一道暗红色的光芒,就连刘老爹那饱含杀意的双眼也随之开始发红。

    鬼啸之中阴风惨惨,一只只身着破衣烂甲,面目狰狞的鬼兵从瓶子之中相继飞出。一瞬之间,这些眼冒青芒的鬼兵填满了两人四周,方圆数十丈内之地。

    在鬼兵的飞舞旋转下,被包围在其中的植物都慢慢地枯萎了下来,一时间没了任何生机。

    就连空气之中的冰冷,也更重了几分。阵阵鬼气随着阴风横冲直撞,把三堂主的衣裙都吹得鼓舞起来,猎猎作响。

    “南明的阴兵,听我号令!”提着鬼瓶的刘老爹,沉声怒啸道:“杀了那个女人。”。

    话音方才落地,那些铺天盖地的阴魂相继发出了凄厉的鬼啸声,带起惨惨阴风朝着三堂主猛扑过去。

    “找死。”三堂主微微地眯了眯眼,清澈的双眸之中布满了杀机。同时双手微微抬起,被阴风吹得鼓了起来的袖口下,一只紧接着另一只的血色蝴蝶翩翩飞出。

    “血色灵蝶?”看着那些通体殷红如血,翅膀娇艳欲滴的蝴蝶,刘老爹微微一愣后冷笑起来。

    这些蝴蝶无非只是灵体罢了,满脸无惊无惧的刘老爹撇嘴冷笑一声。

    那些蝴蝶朝着鬼啸连连的鬼兵们,义无反顾地飞了过去。当它们从接二连三地鬼兵们胸膛贯穿而过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每只被血蝴蝶穿过胸膛的鬼兵身上,立马凭空燃起了蓝色的业火,不过转瞬之间,就将那被它们包裹住的鬼兵燃烧殆尽。

    “业火可以焚尽一切邪物,你不知道吗?”三堂主似笑非笑地看着惊愕满脸的刘老爹,讥笑对方道:“你手中的下腹间,不是勾勒出了一个警告吗?告诉使用瓶子的人,业火乃是此瓶子的克星。”。

    从惊愕中缓过神来的刘老爹,登时咬牙切齿起来。瞪着三堂主的双眼中,迸射出愤怒的火焰。

    空中的阴兵相继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在业火的烧灼下渐渐地化为一道道灰烬,从空中随着阴风徐徐飘落在地上。

    看着自己从瓶中放出的阴兵在业火的攻击下越来越少,而三堂主毫发未损,一脸气急败坏的刘老爹更是怒不可遏。

    与此同时,三堂主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刘老爹的眼前。

    “绝尘术!”猛然愣住的刘老爹,呆望着三堂主之前所占之地,脱口惊呼道:“你是锁龙人!”。

    “曾经是。”话音方起,消失了三堂主凭空出现在对方身后,一脸阴沉的三堂主脚边,有阵阵清风正在旋转不息。

    不等刘老爹惊愕,三堂主已经抬起了自己那只手掌上青光直冒,五指并起的右手,对准了刘老爹脖颈,以手为刀毫不犹豫地砍了过去。

    一掌下去,刘老爹一声闷哼,脖子和头随之一歪,双眼也跟着向上翻起后,倒地晕死了过去。

    那些在树林中与阴兵作战的血色蝴蝶,依旧在追杀着已仅剩不多的鬼兵。三堂主看了看那些被自己释放出的血色蝴蝶追得无所遁形的阴兵,再低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刘老爹,冷哼一声道:“萨满也不过如此!”。

    话才说完她登时双眼圆睁,丝丝恐惧从双眼的边缘,随着那些忽然延伸而出的血丝一起,往她眸子的正中处爬了过去。

    本该倒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刘老爹,已经站到了她的身后,紧握在他手中的那柄轻薄犀利且尖顶,整个刀身都略作弯形的一尺有余的短刀,从三堂主的后背斜斜刺入她的体内。

    短刀的刀身,全部没入了三堂主的体内。

    “锁龙人也不过如此。”煞气升腾的刘老爹阴笑着,口吐寒气冷冷说到:“不只有你们会瞬移术的。”。

    “看来还真是做人莫得意啊。”三堂主轻叹一声之际,她身后的刘老爹把手中短刀左右一旋。

    三堂主身躯一震片刻后,缓缓抬头看向前方空中。自己的血蝴蝶依然在树林间,追杀着那些鬼兵。漫天的业火携着慢慢黯淡下去的灰烬,在树林间随风而舞。

    “可我也说过了,我只是曾经是锁龙人而已。”三堂主眼中的惊愕,被泛起的得意取而代之。随之她的脑袋居然向后来了个九十度的转向,直面着站在身后的刘老爹。

    “你没发现我都没有流血吗?”三堂主咧着嘴角,直咧到了耳根处方才停下,露出一个诡异而又机械的笑容;三堂主惶恐不已,猛然低头一看,只见得他手中短刀刺入此处,确实一点血都没有,心头忽地一紧,瞬间被恐惧填满。

    “我赢了。”三堂主双手向后扬起,手掌同时向着刘老爹的头部两侧同时拍去。

    掌未到,凌厉的掌风已至;吹得那刘老爹脸上的五官朝着脸庞正中处一起挤了过去。

    下一秒后,三堂主白皙修长的两手轰然拍在了刘老爹的头部两侧,刘老爹的眼珠猛然暴突,血丝顿显。嘴中两颗门牙,在他张唇之际从牙床上脱落下来,带着鲜血疾飞而出。

    连痛叫都没能发出的刘老爹,在三堂主松手之际,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身上的煞气也随风而散。

    三堂主把手复位,头颅亦是如此后,左右一殷反手伸到自己后背上,把那柄短刀从自己体内一把拔了出来。

    在看空中,所有的鬼兵都被血蝴蝶带起的业火燃烧殆尽。三堂主随之抬手一招,那些血蝴蝶立刻结伴而行,在空中一个转身,成群结队地飞入她的袖中。

    直到最后一只蝴蝶飞入她的袖中后,三堂主才把手中短刀随手一抛,朝着被晕死过去的刘老爹仍在地上的青铜鬼瓶走去。

    当那短刀斜斜地插入地上土中时,三堂主也捡起了地上的青铜鬼瓶。

    “省了不少麻烦呢。”前一秒还凶恶无情,满脸冰冷的三堂主,居然看着那空无一物的鬼瓶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可她笑容方才在脸上绽放开来时,前方一丈开外忽地有黑影闪动,紧接着一个年轻男子凭空浮现她的眼前。

    猛然一愣的三堂主举目望去,只见得那个男子生得清秀,眉如远山目似朗星,眉宇间带着淡淡的书生气。

    正是木青冥。

    三堂主脸上的惊愕随着木青冥的现身而增重了几分;而木青冥也在见到她之后,瞪大双眼微微张唇,喉结蠕动几下却说不出话来。

    夕阳之下,木青冥那倒映着三堂主的双眼中,渐渐地泛起了激动的泪花,但三堂主的目光却平静如水。

    在她的注视下,木青冥忽然有种窒息的感觉,左右手的小拇指都在微微地颤抖着,眼角的肌肉也在抽搐着。

    “你瘦了不少啊。”徐徐清风下,提着鬼瓶的三堂主平静地说到。

    木青冥和三堂主倒底有什么渊源?两人会不会大打出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锁龙人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suolongr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