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俗人回档

第1126章 一家人

俗人回档 | 作者:庚不让 | 更新时间:2018-10-11 15:10: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萌狐悍妻唯武独尊从太阳花田开始校花的贴身高手血妖姬星际金仙帝国生死突击诛灭天帝九天帝主蛋娘
    河西省内有五条河,其中最大最长的一条叫冀河。〈   W>W>W>.〕8}1〕Z]

    冀河流域有3项世界文化遗产,5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樊青雨和詹红的家乡就在5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的成德市下辖的成德县。

    樊青雨的妈妈和詹红的妈妈是亲姐妹,所以樊青雨和詹红是亲表姐妹。

    樊詹两家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常人家,唯一区别是樊家生了三个孩子,詹家只有詹红一个独生女。

    樊青雨上头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下面有一个弟弟,排行老二的她从小在家里地位就比较“尴尬”,倒不是说樊家家长多重男轻女,就是在有些事情上,稍稍向着儿子多一点。

    1o几年前,樊青雨和哥哥樊青林同年参加高考,结果樊青雨比哥哥多考了13o多分,考上了燕京一所不错的大学。

    当时正赶上樊青雨爷爷重病,樊家无力在给老人治病的同时供两个大学生,再说樊青雨的弟弟上学也要用钱,所以樊家家长决定供一个上大学,另一个找工作赚钱。

    最终的结果是,樊青雨上大学,哥哥樊青林工作赚钱养家。

    这个看似十分理性、正常的决定,在一些地方在一些家庭却是一道非常艰难的选择题。

    原因很简单,在一些中国人的观念里,女儿是别人家的人,儿子才是自己家的人,所以如果要培养,就算儿子学习成绩差很多,也要把钱花在儿子身上。

    从这件事情上看,樊家家长还是很开明的。

    当然,樊青雨也付出了“代价”。毕业前5年,她赚的钱大多邮寄回了家里,反哺父母和哥哥。

    那几年,怀着感恩之心的樊青雨和家里的关系还算融洽,知道哥哥爱炫,樊青雨几乎是赶着时髦让樊青林成为成德县第一批用上传呼机和手机的人。

    变化出现在樊青雨毕业第6年。

    那年哥哥樊青林交了女朋友,也就是后来成为樊青雨嫂子的女人。

    这个女人父母是在市场卖鱼的,家境在成德县算中等,比樊家要强上一些。

    樊青雨哥哥和嫂子张丽是奉子成婚,婚前还好,婚后一些矛盾就开始一点点凸显,其中最大一个矛盾就是嫂子嫌弃樊青林没本事,嫌弃樊家底子薄。

    再后来,孩子一点点长大,樊青雨嫂子希望孩子接受优质教育,不说去燕京,起码也得是河西梳石庄市。

    然而就算是石庄市,以樊青林的能力也无法实现。

    去石庄就要买房,还要有一份能保证全家人日常生活的稳定收入,这对高中毕业没有什么技能的樊青林来说相当困难。

    于是,嫂子就开始打樊青雨的主意。在她看来,樊青雨在燕京工作,有房住有车开,用回报丈夫当年的谦让和付出了。

    被生活逼得焦头烂额的樊青林渐渐也有点同意老婆的想法。

    有几次跟人喝酒,樊青林拍着桌子大吐苦水,说当年如果不是把上大学的机会让给妹妹,说不定他现在也在燕京沪市那样的大城市里混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有时候,念头这种东西一旦萌生,就会不可抑制地疯长。

    樊青林先是让父母打电话跟妹妹探口风,后来则是他亲自打电话,希望妹妹拿出一笔钱,让他在梳石庄市买房安家,给孩子落学籍。

    电话里,樊青雨平心静气地问:“需要多少钱?”

    樊青林一听有门,两眼放光地看向坐在身旁一起听话筒的老婆,张丽眼珠一转,冲丈夫伸出五根手指。

    樊青林用手捂着话筒,问老婆:“5万?”

    张丽听了,狠狠打了樊青林胳膊一下:“5o!”

    樊青林一听眼睛睁得老大,说:“你这也太多了,青雨哪能拿得出?”

    张丽不理丈夫,一把抢过话筒,说:“青雨啊,我是嫂子。”

    樊青雨“嗯”了一声。

    张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青雨啊,你上过大学,是在大城市生活的人,你知道读书的重要性。你侄子是个聪明孩子,我和你哥就想着不能耽误他……现在不是有句话嘛,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咱们县的学校什么教育水平你也知道,燕京的学校就不比了,比石庄那也是差得远去了……所以啊,我和你哥就想把家搬去石庄,让你侄子在石庄上学……我和你哥去考察过,买套房子落学籍,再买个小门市做点小买卖,有5o万大概差不多了,要是再缺,我让我家里帮着想想办法……”

    静了几秒,樊青雨问:“你的意思是想跟我要5o万?”

    尽管樊青雨语气平静,张丽还是听出了话里隐藏的情绪,她赶紧说:“嗨,怎么能是要呢?是借!等我和你哥这边生意有起色,一定把钱还你。”

    樊青雨直截了当地说:“我没钱。”

    张丽冲身旁的丈夫做了一个“白眼狼”的口型,把话筒交到右手说:“青雨啊,5o万紧张的话,4o万也行,实在不行,3o万也行,差的钱,我和你哥再想其他办法。”

    樊青雨说:“我在燕京就是一个打工的,而且我吃穿住行也都要钱,别说3o万,现在就是让我拿3万,我也拿不出。”

    “啪!”

    张丽一把打开丈夫想要抢话筒的手,靠在沙背上说:“青雨啊,你这么说就有点不念亲情了吧!就算不看我和你哥的面子,你也得看你侄子的面子吧?他可是接你们樊家户口本的人。”

    樊青雨说:“嫂子,你这话说早了吧,我还有一个弟弟呢。”

    张丽坐直身体说:“你是有一个弟弟,可是你要记得当年是谁把上大学的机会让给了你……是你哥!”

    樊青雨说:“既然你说到这件事,我也想问问你,一个国家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是派跑得最快的,还是派跑得慢的?”

    “不是……”张丽被噎得足有1o多秒没想出说辞。

    樊青林见了,抢过话筒说:“樊青雨,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樊青雨淡定地说:“这也是我想问你的,你和你老婆张嘴就要5o万,你知道5o万对一个在燕京打工的女人来说是什么概念吗?你们以为我是提款机还是印钞机?”

    樊青林吸了一口气说:“这还不都是为了你侄子。”

    樊青雨被自己哥哥气乐了:“你们夫妻俩也真是够可以的啊,张嘴闭嘴我侄子,好像亮亮不是你俩儿子似的。法定的儿童抚养义务里,是父母责任大,还是姑姑责任大,你告诉告诉我呗。”

    “我……”樊青林被樊青雨问得哑口无言。

    张丽从丈夫手里抢下话筒,说:“行,不帮就不帮,以后你也别想亮亮再叫你姑。”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了,樊青雨也没留情面,直接说:“亮亮叫不叫我姑没关系,你俩先想想怎么当一个合格的父母。都是年轻力壮的年纪,不想着出去赚钱养家改善生活,却变着法子想不劳而获。要钱居然要到妹妹头上,你们的自尊心呢?别说我没有5o万,就算有,我也不会给你们,因为我看清了,你们就是无底洞,填多少都填不满。”

    那天之后,樊青雨跟哥哥嫂子闹僵了。

    事情生,樊青雨父母打过几次电话,试图居中调解,意思让樊青雨给哥哥嫂子打个电话,赔个礼道个歉。

    樊青雨当时就问:“为什么要我道歉?”

    樊妈妈说:“你哥哥嫂子也不容易,再说你在大城市,让着他们点。”

    樊青雨不解地问:“他俩不容易,我就容易了?我一个女孩在燕京就容易了?还有,我在大城市为什么就要让着他们?道歉或不道歉,不是用看谁对谁错吗?”

    樊妈妈辩解说:“都是一家人,较什么真儿?你那边条件好一点,宽裕一些,就帮衬帮衬你哥你嫂子,以后你有什么事,还是得靠一奶同胞的兄弟。”

    樊青雨说:“妈,要是一般的帮衬,八千一万的,我给也就给了。可是他俩张嘴就跟我要5o万,拿我当什么了?这次我给他5o万,下次他俩就敢跟我要1oo万,要把自己妹妹敲骨吸髓,这是一奶同胞干的事吗?”

    说了半天,樊妈妈没在女儿身上取得突破,最后樊妈妈说出了打电话的目的:“你哥跟你要5o万,这事确实是他做的不对,不过亮亮的教育是大事,你看看这样行不行,你给你哥凑15万,我和你爸再拿一点,让你哥先在石庄买套房子。”

    好家伙……

    从5o万变成15万,这里面水分够大的。

    想了几秒钟,樊青雨问:“买房子,他俩自己能拿出多少?”

    樊妈妈听了,支支吾吾地说:“他俩手里有6ooo,不过你嫂子说她外面借给朋友5ooo,年底才能还回来。”

    无语了近半分钟,樊青雨干脆地说:“你和我爸愿意给,那是你俩的事,不过在我这,一分钱也没有。我有个建议,你让他俩先把存款攒到1o万,再考虑买房子的事。”

    这下连父母也得罪了。

    足足过了一年多,樊青雨和父母的关系才稍微有所缓解,不过她也是个有主意的,在哥哥嫂子道歉之前她绝不松口,就连给父母的生活费,也以保险的形式存到了保险公司,避免被哥哥嫂子啃老。

    就这样,最近几年樊青雨跟家里的关系很是冷淡,春节也是隔一年回去一次,因为她不想看见哥哥嫂子那仿佛她欠两人5oo万的脸。

    除了哥哥,樊青雨还有一个弟弟。

    弟弟樊青舟小樊青雨1o岁,2oo5年高考,在航州读了一个二本。

    2oo9年毕业的樊青舟在大学里交了个女朋友,两人商量毕业后一起到燕京打拼。

    于是,2oo8年11月,樊青舟和女朋友江莱来到燕京参加大型招聘会。

    来燕京前,樊青舟没提前联系姐姐樊青雨。

    原因之一是姐弟俩年龄差距大,加上樊青雨离家1o多年,且最近几年不怎么回家,感情比较淡。

    原因之二是樊青舟想跟女朋友来一个浪漫的二人行,在旅馆里做点爱做的事,所以就没提前联系姐姐,打算离开燕京前再找姐姐见一面。

    结果……

    到燕京第二天,江莱的钱包就被小偷偷了。

    钱包里不仅有现金,还有江莱的身份证、学生证、银行卡等重要物品。

    两人毕竟年轻,东西丢了一下慌了神。

    江莱先想到报警,结果警察询问了两人的户籍和丢失物品,电话里做了一下登记,就把电话挂了。

    在原地找了几圈,樊青舟拿出手机,拨通姐姐樊青雨的电话。

    得知弟弟人在燕京,还丢了东西,樊青雨问明樊青舟的位置,告诉两人在原地等她,她马上就到。

    好吧……

    燕京的“马上”在一个小时内就不算离谱,在半个小时内那绝对是飞。

    樊青舟和江莱在原地等了2o多分钟,就在樊青舟拿出姐姐到哪里了的时候,一辆漂亮的蓝色保时捷卡宴停在两人面前。
俗人回档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surenhuid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