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修仙狂徒

第八十五章 宫里的

修仙狂徒 | 作者:王小蛮 | 更新时间:2018-06-19 16:33:2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萌狐悍妻从太阳花田开始星际金仙帝国我的纯情总裁老婆乱清吞天龙王道门生归墟伯爵的侵略指南重生之超级大富豪系统
  第八十五章宫里的

  “八少爷,您这是……啊!”风四娘当时正在意1uan情mi之中,根本啥也没看见,听着叶空大骂这才睁开眼,可谁知扭头一看,竟然看见床榻前的地板上有个脸盆大的洞,楼下,一个小姑娘正在抬头向上望。

  “小喜鹊!看什么看?”风四娘斥走小姑娘,这才松开当着身子的胳膊。

  “八少爷,怎么了?”风四娘又疑惑地问道。

  “刚才那个半男不女的家伙想偷袭我,被我打跑了。”叶空不想和她说太多。

  兴致已经被那偷袭者给搞没了,他这就开始穿衣整装,倒是风四娘浪劲还没过去,躺在榻上,伸过两条滚圆的腿,用那毛处在叶空腿上蹭。

  “好啦,等下次吧,别再弄得我腿上湿漉漉的。”叶空心情极度不爽,自己又没有宝物,修为又低,这修士为什么要杀自己?没招她没惹她,要不是黄泉老祖,今天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没良心的小贼。”看见叶空没有兴致,风四娘也不再纠缠,擦擦自己,也穿衣下床。

  “老祖,你完事没?刚才那个偷袭我的到底是什么来路?她为什么要偷袭我?”叶空用灵识和黄泉老祖勾通。

  “完了。”黄泉老祖遇到这种事也没继续的心思,还得防着对方去而复返,他一边用搜魂**删去小莺今天记忆,一边回答道,“我也不知道这女修士是什么来路,不过她必定是大门派的得宠弟子,一般人不会拥有极品法器。”

  “极品法器?”叶空一惊,说道,“那你怎么不出手干掉她?极品法器呀,我都没有极品法器,那得值多少钱呀?”

  “干掉她?老祖我要灵力没灵力,要武器没武器,难道你要我光着膀子和她拚嘛?猪脑子,你也不知道多吃点猪脑补补脑!”黄泉老祖又骂了起来。

  叶空笑道,“喂,老祖,你说的话是剽窃我的吧?”

  “滚!”黄泉老祖骂了一声,又道,“就算能干掉她,也不能出手,这是在城里,打起来多少人看见?她必定是大门派受宠的弟子,如果当众死于我们之手,你不怕她门派你的报复嘛?”

  叶空想想点头,“这倒也是。”

  “好了,来我这边吧。”黄泉老祖放下已经进入睡眠的小莺,她将会在两个时辰以后清醒,不过和黄泉老祖之间的事将会忘得一干二净。

  叶空离开风四娘的房间,来到小莺的房门口。风四娘的房间距离这边挺远,卢家兄弟也没有被惊动,看着后边走来的风四娘一副云yu刚完的娇羞样,两兄弟对叶空猥琐地挤着眼。

  “干什么?就准你们小明星玩着?”叶空给他们一人一脚,“先回包厢,我马上就来。”

  风四娘此刻回包厢怕是要被两丫头看出猫腻,她自觉地说去查点那女人的来路,叶空就让她去了。

  推开门,就看黄泉老祖坐在小桌上呢,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喂,老祖,很开心啊,你到底怎么玩的?”叶空拿出小剑法器问道。

  “你怎么玩我就怎么玩。”黄泉老祖没好气地回答,接着便缩小钻进的小剑法器中。

  叶空又道,“下次如果在偏僻处遇上那女的就好了,顶级法器呀,我都没有看过呢,说不定她储物袋里还有其他好东西。”

  “储物袋?人家用的是储物手镯!没见识的东西。”黄泉老祖骂道。

  “哇,那更好了,她一定宝物众多,哇,搞了她就财了!”

  “你当我还是元婴期的极盛之时嘛?我现在连身ti都没有,要不是用我强大的神识吓住她,就凭她那顶级法器,我要杀她很困难!”黄泉老祖哼了一声。

  “你都杀不掉她?她到底什么境界?”叶空惊讶地问。

  “筑基中期。”

  “那和你差得远呢。”

  “你怎么这么笨呢?”黄泉老祖又骂了起来,“她既然有顶级法器,又有特殊的隐匿法器,必定还有逃命或者保命的玩意!你小子想死,老祖我还想过几年呢。”

 ∑泉老祖骂完,突然又笑了起来,“喂,小子,我好象听说某人最恨杀人夺宝这种事,还说自己永远不会做这种事,今天看见顶级法器,就变卦了嘛?”

  叶空脸一红,“谁说变卦了,我绝对不干杀人夺宝的勾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是她先犯我,我就可以正当防卫,抢她的法器!”

 ∑泉老祖嘎嘎笑了两声,伸了个懒腰道,“老祖我困了,先睡觉,若是你想正当防卫,还是得先把netbsp;“那是当然,为了我有保命的手段,我已经决定,明天就出城,找一处僻静的地点,先把各种法术给整熟练了。”

  叶空把小剑挂回腰间,又去床榻上看了看小莺,接着才关上房门,走回包厢。

  这时,龙虎兄弟会已经唱到一半了,正在演一场激烈的打斗戏,和地球的电影戏曲不同,这儿的打斗戏,那都是真刀真枪,所以演员难免受点伤挂点彩。

  可观众爱看,不过那激烈的动作确实要比地球电影里真实多了。

  叶空本来还担心徐和卢琴会怀疑呢,可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两丫头都被戏吸引了,根本都没注意叶空已经回来了。

  至于张五德,那就更紧张了,看来已经完全把自己至身于戏中,于主角人物共悲欢了。

  叶空把身ti里积蓄的余粮都送给风四娘了,所以心情也安静了下来,也坐下开始看戏。

  又是大半个时辰以后,戏终于进入了尾声,这段尾声不但惊险激烈,更有着煽情的兄弟对白,真是最激动人心的部分。

  虽然这煽情手段赶不上韩剧,可也足够忽悠一大部分观众了,徐和卢琴一边看一边抹眼泪。

  可让叶空看不懂的是,平日里板着张脸跟铁板似的张五德,竟然哭得最厉害,老眼里眼泪滑滑地流,就跟喷泉似的,想不到这老小子感情如此丰富。

  “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张五德不但感情丰富,而且这场戏把脑子都看糊涂了,戏完了散场,下楼的路上,他目光含泪,一直念叨着这两句戏里的台词,也不知道抽什么风。

  “恩,小琴徐,你们都上轿子,先生坐我的轿子,我就跟着走吧。”

  卢琴和徐还不愿意,争相让叶空坐她们的轿子,可被叶空一瞪眼,她们这才消停了。

  叶空刚要走,后边风四娘赶上来,说查到了些线索,于是叶空便让轿子先送卢琴等人回去,自己则跟着风四娘回到藏春楼。

  “小贼,都不跟姐姐打招呼就想走了。”风四娘现在连八少爷都不喊了,不过叶空也没办法,小贼就小贼吧,谁叫你玩了她呢。

  “呵呵,不是没看见你嘛。”叶空笑笑问道,“到底查到什么了?”

  跟着风四娘回到藏春楼里的,有个瘦巴巴的龟奴,正在那候着,看见叶空进来,赶紧跪倒行礼,“八少爷好。”

  “起来吧。”叶空托起龟奴,这才问他什么情况,“那半男不女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

  “回八少爷,那女人是安都皇宫里的侍卫。”

  “哦?你如何得知?”

  鬼奴接着一说,叶空便明白了。原来那女人是戏开场以后才来的,不过她来的时候,票都售完了。虽然楼下没座了,可楼上包厢却有空的,倒不是包厢没人要,而是风四娘怕万一啥时候突然来贵客,所以每场戏都会故意留个包厢出来以防万一。

  这女人当然是要包厢,龟奴回道,这最后的包厢是留给贵客的,那女扮男装的家伙一笑,说我也是贵客呀。

  “接着她就递给我一块金牌子,那可是真金的呀,金灿灿的,还沉甸甸的。”龟奴想到那块金牌子就要流口水,不过当他想起上边的字,就老实了,接着说道,“我拿过牌子这么一看,只见牌子上边刻着四个大字,畅通无阻。我说谁没事在金子上边刻这四个字呀,这也太无聊了,你有块金子就可以去哪都可以嘛?那女人笑了起来,要说那女人笑起来可真好看,我在藏春楼做了这么多年龟奴,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子,就跟仙女一样,就算穿着男装……”

  叶空怒道,“少岔,说正事!”

  “哦,是是是。”龟奴也感到自己失态了,可是那女子一笑,真的太好看了。龟奴想想又说道,“那女人后来说,你翻过来看呀。于是小的就把那金牌子翻过来,反边也是四个字,我一看吓了一跳,金牌子差点儿都tuo手而出。”

  “反面又是刻的什么字?”

  “如朕亲临!”龟奴凑在叶空耳边说道。普通百姓可不象修仙者,他们对皇帝还是充满敬畏的,毕竟那位高坐龙椅之上的哥们,拥有着大批军队,可以任意决定子民的生死,他们怎么会不怕呢?

  “皇宫里的?皇宫里的来南都城干什么呢?”叶空嘀咕着。

  那龟奴又说,“那女人还说了,她是皇宫里的侍卫,算不算贵客,我连忙点头,这才带她去了楼上包厢。”

  龟奴说完经过,忍不住又道,“皇宫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就跟仙女似的,皇帝每天和这么漂亮的侍卫在一起,那得多爽呀。”

  叶空笑道,“妄议圣上,你脑袋不要了?”

  龟奴不敢多说,赶紧告退了。

  龟奴一走,叶空暗自嘀咕,这个女人境界不低,已经是筑基中期了,又有那么多高档法器,怎么可能是皇宫侍卫呢?

 ∈宫侍卫对普通人来说高不可攀,可对于修仙者来说不值一提,没有修仙者会受凡人皇帝的束缚,更不会有筑基期的女修让皇帝老儿糟ta。

  这样看来,此女身份就很好猜了,叶空知道每个国家皇室的背后都有一个修仙门派的支持,这女修必定是安国背后修仙门派的人,所以她才拥有皇宫令牌,便于在民间办事。

  知道了此女身份,叶空当然不会找上门去寻她晦气,他还没有嚣张到一个人去对抗人家修仙大派的地步。

  不过她为何对自己下手呢?叶空猜测,难道是安国皇帝要对叶家下手,派此女来暗算自己?

  叶空若是知道,此女把他当成蛮族修士这才偷袭,他一定会气得跳起来,老子看上去很蛮嘛?
修仙狂徒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xiuxiankua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