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元配

第40章 魏银

元配 | 作者:石头与水 | 更新时间:2018-10-11 09:40: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萌狐悍妻从太阳花田开始星际金仙帝国我的纯情总裁老婆乱清吞天龙王道门生归墟伯爵的侵略指南重生之超级大富豪系统
    待赵家老太太的寿宴过了, 魏老太太第二天急忙慌的就催着魏年把魏金接回家来, 又让李氏到菜市买了上好的羊肉回家, 魏老太太心疼的, “昨儿那寿席,你们也都眼见的。在咱家, 一家人还不都是一个桌上吃饭, 就是家里摆席请人吃酒,我也从没让儿媳妇们站着伺候的。这都什么年代了, 新时代了,就她赵家还要摆这样的谱儿!就知道刻薄儿媳妇!看你们大姐, 这才回赵家几天, 人就瘦了一圈儿!赶紧把人给我接回来,我再不能叫闺女受这样搓磨的!”

    魏年依着魏老太太的话去接人。

    魏金早收拾好包袱, 一见弟弟来了, 过去请示了一回赵老太太。赵老太太正因着寿宴后剩下许多好肉好菜, 俩儿媳妇见天儿在家吃心疼呐, 一见魏年过来接魏金,当下便点了头, 同魏金道,“去, 你家老太太也记挂你,我知道, 她是一刻都离不得你的。你去伺候你家老太太。”

    魏金当下就道,“哎, 妈,那我就去了。”

    魏年一看他大姐在赵老太太跟前儿这做低伏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窝囊样儿,再听赵老太太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口气,笑嘻嘻道,“哎,可别,婶子,我妈也就是提一提,看您这里可有空闲。婶子您这儿要是忙,我大姐嫁您家,那就是您家的人了,她在婶子您身边伺候是应当的。什么时候回娘家都一样,我妈那里有俩儿媳伺候哪,不缺人伺候。婶子你是正经婆婆,就是我妈,也得排您后头。”

    魏年因生得俊,嘴也巧,赵老太太平日里看他倒很顺眼,听这话也不恼,笑道,“算了,什么先什么后的,我同你妈,老姐妹了。让你大姐过去,儿媳妇再孝顺,跟闺女那能一样?你妈有福,俩大闺女在身边儿,我就俩秃小子,福分上就大不如你妈了。”

    “您只管把我大姐当闺女,是一样的。”魏年也就是说上几句,又不是要跟赵老太太斗嘴分胜负,笑道,“您老尝尝我给您老买的黄油枣泥饼,我大姐说您爱吃,我来时去稻香村买的,今儿早的第一炉的点心,正香。”打开点心的油纸包装,拿了一块儿还带着温热的点心给赵老太太递过去。赵老太太接了,尝一口便赞味儿好。

    说几句话,赵老太太留魏年在家吃饭,魏年说铺子里还有事,就接了魏金和俩外甥过去。一回家,刚把包袱放炕头儿,魏金就数落起魏年,说他,“你那话是什么意思?不想让我回来啊?”

    魏老太太见着大闺女和外孙们来家正高兴,一听这话,忙问,“怎么了?”

    李氏陈萱魏银都在老太太这屋儿织毛衫,见魏金回来,陈萱放下手里的毛衫,倒了两杯热水,一杯给魏金,一杯给魏年,魏金水也不喝,就跟老太太控诉起弟弟来。

    魏年接过水暖手,听魏金说他竟拦着不要魏金回娘家,真是无语了。不紧不慢的待魏金控诉完,魏年才说他姐,“你也就是个窝儿里横,在娘家你就这么厉害,怎么在婆家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你就听不出我那是客气,你婆婆说,让你过来服侍咱妈,她那里不要紧。我难道不跟人家客气几句?我要不想你回来,根本不会接你!”把茶杯往炕桌儿上一放,魏年起身,“我去铺子了,没空理你。”抬腿走人。

    魏金“哎”了两声,没叫住魏年,这会儿估计自己也醒过闷儿了,嘟囔一句,“这说来说去的,倒成我的不是。”

    “行啦,亲姐弟,哪儿就要争出个对错。”魏老太太笑,“我叫明哥儿他娘一大早的就买了上好羊肉,中午咱们打羊肉饼吃。”

    “好!妈你不知道,我回婆家这些日子,就没吃过一回热乎饭。”接着又是对婆家一通埋怨。

    李氏陈萱魏银三个就在一畔织毛衫,云姐儿也拿着两根竹针一小团毛线戳来戳去的织东西,顺带听魏金抱怨。陈萱真是,一句话都没招惹魏金,魏金就找寻到她头上,魏金问,“二弟妹,我婆婆做寿的那天,你是不是同男人喝酒了?”

    饶是陈萱老实,也觉着这话不好听,陈萱低头织毛衫,“是阿年哥叫我过去,他的许多朋友没见过我,人家敬我酒,我要不喝,会叫阿年哥没面子的。”

    魏金一幅不赞同的神色,严肃的教导她,“你一妇道人家,管男人们的事做什么。阿年一向是个没谱儿的,就是他叫你过去,你也不该跟男人吃酒。这不是咱们女人的本分。”

    魏银道,“大姐,你这老一套就歇歇,二哥的朋友头一回见着二嫂,人家敬酒,那是敬二哥的面子,二嫂能不接?”

    “就是接了,叫阿年替她喝,不是一样?怎么脑子就不转个弯儿?!那些个坏小子们,向来会作弄人的,你这样好说话,以后他们还要作弄你可怎么办?”

    陈萱老老实实的说,“我听阿年哥的,阿年哥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魏金气的大腿拍的啪啪响,“你有听他的,还不如听我的。”

    “那不能,老话说的好,出嫁从夫。就是说,这嫁了人,就得听丈夫的,我听阿年哥的。”陈萱这一根筋的回答,简直没把魏金气死。

    魏金私下同她娘说,“二弟妹这也忒死心眼儿了。”

    “你还不知道她,就一个老实头,早被阿年降伏的服服帖帖。阿年叫她往东,她不敢往西。”魏老太太说着,其实还挺得意,觉着儿子有本事。

    “那妈你说,她就听阿年一个的。”

    “唉呀,你较这个真儿干什么,人家两口子,不听阿年的,还听你的。”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bsp; 魏金摇头,“这乡下来的,就是轴,一根儿筋,脑子不会拐弯儿的。”

    不过,当魏金知道织羊毛衫能卖钱后,她也就顾不上陈萱不听她话的事了,问了妹妹一回这羊毛衫怎么个卖法儿后,魏金立码也加入了织毛衫大军。魏老太太见家里的女人这么知道挣钱过日子,心里甭提多美了,见天儿的带着云姐儿和俩外孙去戏园子看戏去。

    待文先生沙龙那日,魏金听说陈萱魏银都要同魏年去沙龙,因忙着织毛衫赚钱,都没顾得上碎嘴。魏银一身桃红的镶毛边儿的簇新棉旗袍,还有条白狐狸毛的滚流苏边的披肩,那叫一个贵气逼人。魏年忙说,“太华丽了。穿素雅点儿。”

    魏银就不用白狐狸毛的披肩了,外面罩一件深色的呢料大衣,魏银很满意。看陈萱还是上次的行头,魏年说,“别总穿这件袄,去年做的那件呢料大衣,现在天儿冷,正好穿。”

    陈萱觉着还没到用大毛领的时候,“那我也摘了那大毛领,像阿银似的这么穿。”

    魏年点头,待俩人换好衣裳,还说,“今儿回家时,去趟成衣铺子,做两件外头穿的衣裳,你们衣裳都太少了。”

    魏银最喜欢做衣裳,连声应了。陈萱就有些犹豫,“那得不少钱?”

    “你这个月也赚五六块大洋了?”

    “没,我织的慢,就赚了四块。”这四块大洋是陈萱攒来还债的。

    “没事儿,不够的我给你添上。”

    “二哥!”魏银一听就不乐意了,板着脸说她二哥,“你怎么能叫二嫂自己拿钱做衣裳,二嫂的衣裳,该是你出钱才对!”

    这说话没留心,叫魏银挑出不是来。魏年连忙补救,“是是是,我跟你二嫂都是开玩笑。”

    陈萱却是心里有了主意,同魏银商量,“阿银,咱们不去成衣铺子做衣裳。到成衣铺子,料子一块钱,再加人工,就得两块钱了。咱们又不是没手艺,买了料子在家自己做,省钱。”

    魏银倒是不反对这个意见,想一想二哥赚钱也不容易,不能总叫二哥出钱。魏银道,“是这个理,那咱们就去买几块好料子,回家做。”

    陈萱打定主意,她就做一件。

    到了文先生的沙龙,陈萱亲自介绍了魏银给文先生认识,陈萱再三夸赞魏银,“阿银上次听我说了先生的风采,对先生的学识特别羡慕,她现在每天都跟我一起念书学习,还有我家阿年哥,以前我劝他学习,他都不听,到先生这里来了两次,不必劝就知道自己拿起书本了。我都说,先生这里的风水好,有向学之风。”

    魏银听陈萱这一套话都吃惊不少,想着二嫂在家话从来不多,不想出门这样会说话。

    文先生见着魏银也很喜欢,魏银是那种极为夺目的相貌,见到魏银,便让人想到一句诗,却嫌脂粉污颜色。魏银就是这样的相貌,魏家人天生的肌肤雪白,魏银正是十七好年华,那一等的炫采夺目,便是文先生也不由多问了魏银几句。魏银亦不是陈萱这等有些害羞内向的性格,她天生就有种等不卑不亢自然之态,又带着一点儿少女的娇憨,“我看过先生写的小说,心里很受启发。”

    文先生笑,“我的小说,难为你这么小的女孩子还愿意看。”

    魏银说了两篇小说的名字,“我看的这两篇都是悲剧,悲剧不如喜剧让人愉快欢笑,可是,悲剧能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先生写悲剧,怕是为了更多的让人避免现实中的这样的悲剧。我看过后也心里不大好受,还是愿意看。平时出门少,知道的道理也不多,先生的书,正可为像我这样涉世未深的晚辈引路。”

    魏银这种天性中的聪明、机敏,在她第一次正式踏入社交场时就展露无疑,魏银为了这次沙龙之行,非但开始学习英文,重要的是,她听闻文先生的名声,还借阅了文先生写的小说,准备了恰到好处的恭维之词。文先生笑,“难得,我都以为,现在如你们这样年轻的女孩子,更喜欢云先生的诗。”

    魏银笑,“我二嫂喜欢诗,她每天都会背一首诗,最喜欢的是苏东坡的那句,腹有诗书气自华。”魏银其实根本不知道苏东坡是哪个,是上次陈萱与她提这一句,她便记得了,如今随口说来,委实精彩。

    便是魏年都不禁暗道,原想着陈萱已是了不得的了,不想,他妹也是个深藏不露啊。这挟人,都成精啦。

    文先生笑着颌首,“你们姑嫂都是极聪慧的女子。”上次陈萱过来,文先生还要为陈萱引荐陈女士带一带陈萱,到魏银这里,不必文先生引荐,便有好几位或着长衫或着西装的年轻男子过来,笑着打招呼,“今天来了新人。”

    文先生介绍,“这是魏年的妹妹,魏家二姑娘。”

    魏银念书有限,可是,这半点儿不影响魏银在沙龙上的受欢迎。魏年是新派人,并不介意魏银与些男子说话交谈,不过,他还是悄悄叮嘱了陈萱一句,让陈萱与魏银在一处,毕竟,魏银是第一次来这种诚。

    倒是魏年,较之前两次在沙龙上的冷遇,魏年这次都不必上赶着与人攀谈,就有好几位不大睬他的学者教授向魏年表示了善意。就是陈萱,上次邀请她参加北京大学未果的吴教授,这回也重新展露出热情的邀约,请陈萱去北京大学参观。

    陈萱想着,魏年同他说过,社交场上,许多话是当不得真的,人家吴教授说不得还是客套,于是,陈萱就没当真。

    
元配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yuanpe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