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级天下 > 最强剑神系统

正文 第五十章 剑阵

最强剑神系统 | 作者:皇枫 | 更新时间:2018-09-26 22:30: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星际金仙帝国吞天龙王道门生毓秀我的纯情总裁老婆曹魏乱清魔禁之万物冻结画魂神棍小村医
  挺拔险峻的孤峰扶摇而上,云雾缭绕。

  山径蜿蜒曲折,一袭猩红的血衣迎着朝阳而行。

  磅礴大气的剑峰倒映在漆黑的眸子内,苏败目光有些凝重。

  吴钩和沧月,脸上也罕见的泛起一抹凝重。

  拔天通地的群峰弥漫着其一股惊人的锐气,在这股锐气之下,满山苍翠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凋零。

  半响间,山风骤起,漫山枯叶纷飞,显得有几分萧索。

  苏败却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在背脊直冒而出,右手下意识的握住了剑柄。

  苏败回首望去,云雾消散,满山的翠绿在这一刻变得璀璨金黄,掩映着一道道凸出的峻石。

  这些险峻的山石笔直无比,犹若石剑般。

  沧月折纤腰莲步款款而来,“败类,这些石柱的柱尖都向着同一个方向倒去。”沧月皎月精致的俏容上泛着一抹凝重,美眸微抬,遥遥注视着孤峰之巅。

  “嗯!”苏败微点着头,这些险峻的石柱就像万剑朝拜般,指向峰顶。

  隐约间,顶峰处有着身影闪现,旋即间就消失。

  显然,剑墓的入口就在峰顶,苏败甚至怀疑脚下的这座剑峰就是剑墓的一部分。

  以剑峰作为剑墓的一部分,如此大手笔,苏败暗叹,怪不得弃青衫等人会惦记着剑墓,这剑墓内埋葬的人必然是名强者,恐怕其内的传承都足以让诸宗的强者为之眼红。

  这机遇,绝对不能放过!

  苏败微眯着双眼,人这一生充满机遇,然而机遇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但是有些了却明知机遇却无力抓住,终究成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而强者,是抓遇。

  苏败不徐不疾的向上走去,步伐坚定:“这剑墓内存在的杀机恐超过你我的想象,我选择前往,你们呢?”

  “老头说,人这一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一个人若是能战胜自己的畏惧,就会赢得整个世界。”

  “放弃平庸踏上这武道之途,就注定着与死亡为舞!”

  “怎么能够止步呢?”吴钩眉宇间透着朝气与锋芒,紧随其后。

  “我要将剑墓内的东西统统搬回去,咯咯!”沧月抹嘴咯咯笑着,双眸眯成月牙状,透着少许精明。

  巍峨的峰上,峭壁生辉!

  在其正中央处屹立着一道通天的巨石,巨石高数十丈,占据了整座峰顶,隐隐约约间有着剑气萦绕。

  苏败方踏上这峰顶,环顾四周,奇山兀立,群山连亘,苍翠峭拔,时而冲起阵阵妖兽的嘶吼声。

  比起群山,脚下这座剑峰俨然死寂的可怕。

  “巨石上有一道裂痕!”吴钩指着巨石上的裂痕,裂痕前有着一道道杂乱无章脚印,显然这就是剑墓的入口。

  “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们了!”苏败凝声道,微按着剑柄,向着巨石裂痕走去。

  未知的环境是最危险的,就算知道有着诸宗弟子在前面开路,苏败心中警惕不减反增,因为他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躲在黑暗中等着下死手。

  裂痕宽有数丈,说是裂痕,倒像是座剑门。

  迈入其内,苏败视线徒然暗淡了下来,一片黑暗,仿佛有种整个空间都扭曲起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并未持续太久,半响后,明亮的光线乍现,略微有些刺眼。

  一副蛮荒般的景象出现在苏败的视线中,高矗云霄的绝壁如巨龙般盘卧于荒凉的大地之上,极目望去,峭壁生辉,一望无际,毫无尽头,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绝壁。

  苏败踏在这腐朽的大地上,远远的,一股亘古的蛮荒气息扑面而来,这气息好似沉静了无尽岁月,伴随着一股呛鼻无比的血腥味。

  在绝壁前,有数百道身影涌动,时而一道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冲天而起,好似巨石落地的声音。

  “巨石裂痕那里用是一道传送阵!”吴钩眯着双眼,环顾四周,神情难得正经起来。

  “嗯!”苏败微点着头,向着涌动的人群走去,还未走进,就见到上方有一道巨大的虚影直坠而下,嘭!

  沉闷声骤起,伴随着一道惨叫声。

  “怎么回事?”苏败眉头微皱,身若鸿雁般猛扑而出,数息既至,微踮起脚尖,敲见到,正对的石壁敲凹出去,洞穿了整片石壁,也在这时刻,苏败方才注意到这石壁有多厚,足足有百余米。同时,在这洞穿的石壁前,敲摆着九道剑台,呈九宫格,若是径直的穿过这剑台,恐就能直接越过这石壁。

  然九道剑台上,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触目惊心。

  猩红的血染红了整座剑台,呛鼻的血腥味正来自这里。

  九道足足有数丈的石剑正盘旋于剑台上空,苏败先前见到那直坠而下的虚影正是这石剑,轰落于剑台上,再次拔地而起,盘旋于上空,周而复始。

  这些模糊的血肉,不难猜出,用是有人欲穿过这些剑台,被轰然而落的石剑轰击。

  苏败抬头望着绝壁,绝壁光滑无比,就算是弃青衫也无法攀上,同时,苏败也注意到,在绝壁前有些断裂的剑器,显然是有些武者企图将剑器插在绝壁上,踩着剑器而上。

  然这光滑的绝壁上毫无任何的印记,看来这绝壁的硬度也恐怖的惊人。

 ′!一道轰鸣声响起,苏败望去,沾着血的石剑呼啸而下,带着一股浩瀚冲霄的威势大势而落。

  嘭!一名百尺宗弟子正踏上这剑台,连反应都未反应过来,消瘦的身子板直接被轰成肉泥,如此血腥的一幕,饶是见过杀戮的诸宗弟子,也感到一阵反胃。

  “这剑阵太古怪了让人防不胜防,根本不知道剑柱会何时坠下!”又亲眼目睹一名百尺宗弟子的惨死,数十名百尺宗弟子神情黯然。

  “最古怪的是那骤现的大势,若不踩着正确的剑台过去,这股大势也会将我们的肉体碾压成碎片!”一名天涯阁的弟子接了句道。

  “还有这传送剑阵太古怪了,居然让将我和刀三生师兄的队错开!”一名刀剑阁的弟子满脸黯淡:“庄梦阁的的梦凌云都能带着队伍通过这剑阵,以刀师兄的实力肯定也能!”

  苏败三人站在人群后,静静听着四周的窃窃私语声。

  深邃如星辰般的眸子透着睿智,苏败分析着这些话语中的信息,

  “其一,巨石裂痕前有一道剑阵,我们踏入其中就会被传送进来,但是传送的位置会有些偏差,这就导致有些人脱离了队伍!”

  “其二,这是一座剑阵,梦凌云所率领的队伍已经通过这剑阵!”

  “其三,要通过这剑阵,唯一的办法就是要踏上那剑台,九座剑台上弥漫着恐怖的大势!”

  “不过!”苏败双眸微眯,他注意到九座剑台上,每一瞬息只有一道剑台上空会有石剑轰落,周而复始,其轰落的次数也不断变化着,既然如此,为何这些人不避开这剑台,掠过其他剑台,通过绝壁。心中静静沉思着,苏败脸上却换上一副灿烂的笑容,向着一名琅琊宗的女弟子问道:“请问,要如何通过这剑阵呢?”

  这名女子虽不算精致却端正的俏容上却弥漫着沉思之色,苏败突如其来的问话,立即打断了她的沉思,让她有些恼火,转身,黛眉微蹙,不过迎上苏败那邪魅的俊脸时,微皱的黛眉立即舒展开来,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苏败师弟!”

  苏败虽然得罪了弃青衫,不过其邪魅的俊容加上强悍的实力,在诸多琅琊宗女弟子中还是颇受欢迎,尽管碍于弃青衫,琅琊宗弟子很少向苏败套近乎,不过见苏败主动打招呼,这名女子心中还是隐隐约约间有着雀跃弥漫。

  “无知的女人!”沧月嘀咕一句。

  “没内涵的女人!”吴钩见自己被谅在一旁,接连摇头,不就是长的大众了点,待遇差距这么大。

  其余琅琊宗弟子更是眉头微皱,显然他们是不愿和苏败有更多的牵扯。

  女子的热情让苏败的笑意越发灿烂,彬彬有礼道:“这位师姐,请问下要如何通过这剑阵?”

  见苏败态度如此温和,这女子眼中笑意连连,甚至有些心花怒放的感觉,热情道:“我叫凌竹,师弟你可直呼我全名!”

  “凌竹师姐!”苏败微笑道。

  “师弟对这剑阵知多少?”这自称凌竹的女子柔声道,心中却有些惋惜,若是苏败未得罪弃师兄,能傍上他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窍不通!”苏败摇头。

  “要通过这剑阵,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凌竹纤细的玉手指着九座剑台,轻声细语道:“这九座剑台上弥漫着一股恐怖无比的威压,在这股威压之下,就算入道九重的强者,其肉体也无法承受住其冲击,因此,要通过这剑阵,其一是要避开这威压,师弟注意到了没,在石剑落下后的剑台,其上的威压就会一扫而空,只要那时我们就要登上剑台,就能避开威势的冲击,登上第一座剑台之后,我们就要注意第二排的剑台,这时候石柱就会出现在其上,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第二座剑台威势一扫而空的时候,立即踏过去,或者慢半拍就会受到所站剑台上大势的冲击,但是快瞬息的话,也会受到第二座剑台上石剑的轰击!”

  说到这里,凌竹脸色微黯,蓦然叹道:“我们根本无法预测,石剑落下的次数,很少人登上第二排的剑台,在那名百尺宗的弟子惨死前,已有百余人死于剑台上!”

  轻声道了声谢,苏败拨开人群,向着剑台走去。

  诸宗弟子见是苏败,纷纷向两侧让开,显然苏败先前击杀李牧和刘东的一幕,还是起到了少许震慑的作用。

  “咦!这不是琅琊宗苏败,怎么他也要闯阵?”

  “以他的实力用能闯过吧!”

  “先前刀剑阁入道九重的流风师兄不就是死在这阵下,要闯过这剑阵恐要有梦凌云那那种实力!”

  阵阵窃窃私语声在四周泛起,无数道情绪不一的目光齐聚在苏败身上,吴钩和沧月两人紧随其后,神情凝重盯着弥漫磅礴大势的剑台。

  琅琊宗弟子冷眼旁观,见凌竹欲言又止的样子,其中一名脸上有刀疤的青年不由冷声道:“凌竹师妹,别忘记了我们是弃师兄这方的!”

  “可是这剑阵的威力确实有些可怕,苏败师弟若未准备周全就闯阵,未免会……”

  “这些事情轮不到你我操心!”刀疤青年立即打断道,阴沉的眸子中隐约间有着雀跃,暗道:“就是要他死在这里,敢与弃师兄作对的人,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哼,最后不自量力去闯阵,可惜纳兰师妹不在这里,否则她用很有兴致看到这一幕!”转瞬间,刀疤青年心中就转过数个念头,望向苏败的眼神中,有着一抹期待和冷意。

  若苏败回首,就会注意到,这刀疤青年正是昨夜在谷外遇见的那名琅琊宗弟子,只是此刻,苏败的注意力却放在眼前的剑阵上,寻找其规律。

  现场的声音不由低沉下来,见苏败迟迟未动身,诸宗弟子中却有些等不住的人,越众而出,向着剑台走去,在他与苏败错身而过的刹那,苏败喃喃自语道:“一,七,四!”
最强剑神系统最新章节http://sviptx.com/zuiqiangjianshenxit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裔的轨迹作孽人生异界驯妖师游戏我为神文娱星光神道酬何全职鬼医都市之仙帝美女万念骤变重生七零好年华